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9377|回复: 3

三衰男

  [复制链接]

12

主题

72

帖子

209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209
发表于 2016-3-18 19: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月色如水 于 2016-3-18 19:17 编辑

        三衰男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鼓作气,再而衰 三而竭。——《曹刿论战》
         一
男人与女人重逢已经四五年久矣,每间隔一段时间,男人必定因思念女人而相约,或者散步或者看江水东流,或相互对饮。此味道淡淡而可品。
男人与女人原本认识,打小一起玩泥巴一起滚铁环一起上学一起上班,之后各自成家而别,竟然一别便是十多年,仿佛一下子两个人背离而去再无消息。其实两个人咫尺天涯,只不过一直没有相遇过而已。那次重逢太偶然不过了,就是两个人各自在大街上走路,忽然就遇到了。
男人问:怎么是你?
女人答:为什么不能是我?
男人笑笑:其实我很少一个人在大街上走路。
女人也笑:其实我也是几乎不在大街步行。
说完两个人哈哈大笑。

十几年忽然消失,而再次见面依然是熟悉的,十几年的时光曾经被剪断,现在和很久的以前很轻松地连接起来,记忆依然连贯,没有任何间断。这真是一个神奇的现象。

两个人继续着步行,那些久违的记忆便就是昨天发生的故事,那些久违的名字就是显示在当下的音容,一点也不陌生,本应该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也在哈哈大笑中淹没了。

这么偶然的相遇后,这么容易地就把已经断裂的记忆连接起来,之后,两个人和十几年前那样互相道别各自回家了                           

                      二
世间的万物都是因缘而起因缘而灭。男人和女人如果缘尽则应该不会相遇,既然再次相遇便是缘分未尽。
男人回家后,平静的心湖被投掷了一个石子激起层层涟漪。记忆中闪回着十几年前那个玩泥巴的女生,两个人比赛爬树,男生居然败下阵来,一个老奶奶颠着小脚到处喊着女生的乳名,女生却骑在奶奶头顶的树丫上屏住呼吸鬼笑着脸。想起这些,男人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爱惜的笑容。男人又想起结婚前夜,女人悄悄地凑在耳边跟他说的那些话,简直叫人脸红心跳,还没等自己回过神,女人坏笑着已经端起一大杯啤酒当茶喝了个一干二净。没想到十几年后,女人仍然还是那样,尽兴时滔滔不绝,铃铛脆响不止,在女人的爽朗之下,男人唯有微笑着应答而已。想起这些,一丝苦笑掩盖了刚才的爱惜,又一个画面跳了出来。

云山雾海,时而晴朗,时而骤雨。庐山之险险在山峰。一女子站在险峰边缘,眺望远方,一袭白裙被风轻拂,裙裾飞扬,一起飞扬的还有那头长发,被女子眺望的是层层叠嶂,脚下是迷蒙的山崖,身边不远便是一颗绝壁上的古树,彰显着沧桑。这样一个静得不能在静的画面一直印在脑子里。其实男人很好奇静止中的女人神态。可是这记忆却是一个背影,看不见面容。
于是男人经常设想这静止下的神情。微笑,假嗔,还有那一线红唇的温暖。记忆真是很奇怪,如果仔细地搜寻,都是爽朗的笑声,清脆的铃声,可是如果要陈述一个认识,却是一袭娇弱,一脸似笑非笑,长夜里温暖如春的柔情。
                          三
女人说:繁华的背后是虚无,平淡的背后是长久。比如说热闹的聚会偶尔一次会令人激情四射,但如是天天热闹天天激情,恐怕叫人害怕而逃离了。热闹的激情的往往是梦一场,只有简单的平实的才是真实的,才可保持一份长久。女人从来不给男人电话,男人经常怀疑女人是不是又会忽然消失呢?男人但凡给女人一个信息,女人马上就会回复,于是男人便又有了踏实,原来女人就在身边。无论你什么时候只要一个短信或者一个电话,马上就能再次感受她的笑声她的话语。
男人没事的时候邀约几个同事或者朋友便叫上女人一起吃饭,吃饭前单独和女人就在大街上散步。往来的车辆,东去的江水,城市的喧嚣,俗世的尘土,都是眼里的景色,都是言中的话题。其实十几年的真空,忽然相连,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感知。
有的人说20年前容颜被赐与父母,20年后的气质受命与自修。或许是男人看女人总是能发现一点优点便生出一些欲望,而女人看男人总是挑剔一些不足寻找拒绝的借口。事实上自古以来,女人就是点缀人文社会的花朵,男人便是欣赏花朵的生物,当一切被决定与自身的时候,女人总比男人更具有美的因素。放眼一看,哪个女人不是花枝招展?盛世年代的女人更是被装扮得让人情不自禁地赞叹——真美啊!哪个女人若是不装扮自己,简直就是暴敛天物!


如果这一朵花儿与男人如此接近,散发着花蕊的芬芳,那些成熟的魅力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禁不住把男人那点被初次重逢应该有的那点恍若隔世的味道再次被挑拨了出来。
一些感叹一些恍如一些爱恋一些遗憾一些欲望,统统地奔涌到脑海里来。所以男人所有的一切最后就完成在约会上。叫上几个同事或者朋友叫上女人见面,吃饭就是最好的借口。

         四        
女人从来不拒绝约会,男人从来没单独约过女人。也许男人想真的单独约会女人或许她不会去吧。男女相交,除非圣人,最终将被原始的本能战胜文明的道德。本能是自然的规律,道德是人为的虚假。如果放任自然,必定会合乎规律,合乎规律必定要违反道德。
这是女人不拒绝的理由,男人深知这点。女人在桌子上会喝上大杯的啤酒,那些朋友们嘻嘻哈哈地笑着,谁还相信这世界上还有真的不讲男女之情的同志者?男欢女爱是人们最不会厌倦的话题,是全世界人们孜孜不倦的追求。特别是男人,生命的重要之一便是渴求。

男人的渴求是原始的欲望,可能存在着久远的感情。对于女人来说,当初就没有做成恋人,时间越长,越做不成恋人。可能女人是个喜欢新鲜的怪物,喜欢爱上陌生的男人,不愿恋上多年的知己。
在一起吃饭的次数多了后,朋友们便都知道了男人喜欢女人的秘密。熟悉了之后,便会打趣。男女在一起到底不过是为了那点子事情。女人有时便想以后就拒绝邀约。但却还是很珍惜这打小就造就的友谊。这个世界真的很残酷,男女之间如果一旦没有了那点子事情,或许就会相离,其实真的有那点子事情,其实也容易相离。所以那点子事情始终是男女关系的转折点。女人有时会很困惑,常常假设男人若是真的直言要求,自己将如何面对?拒绝,可能是再次渐渐断交;顺从,那却是心中的大委屈。如果一定要委于自身而维持一份友谊的纽带,即使太遗憾,大约也只好如此了吧!这真是人生的巨大遗憾啊!
                        五
初夏的气温适宜,这是一年之中最好的季节,不冷不热,再好不过了。男人禁不住渴见,依然喊了几个死党,这次男人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把女人算计到手。男人先喊了两个死党,到某旅社开了两间房,一间房美其名曰打麻将。另一间房美其名曰休息室。
女人照例不会拒绝,款款而来,略施粉黛,轻纱朦脓,骨子里一副侠义肚肠被包裹成柔情娇嗔。来到麻将屋,三人早就等在那里,只等鱼儿上钩。
寒暄几句,女人诧异道:今日怎么想起打麻将?
男人回:他们都想打麻将。这不冷不热的天正是取乐的好时候呢。
女人笑:我不会玩,你们玩罢。
男人的死党说:你不来,这我们三人怎么玩呢?
女人说:花牌吧,正好不歇醒。
……
终是没组上场子,谁知一死党男却电话叫来了另一女子。不过三五分钟就到了,女人疑心那女人早就约好了吧?哪有这么快?
那女人来了,另一男人却说要离开。几个人却并不挽留。那女人来了与那死党男便亲热至极。一看便是暧昧得不得了。男人说,我们还是要离开哦,拉着女人就借口出来了,不怀好意地带上了房门。

女人坏笑地看着男人:你们做什么呢?
男人笑着,人家难得相聚,我们总得知趣点吧?男人带着女人到休息室。女人还从来没和男人单独在一间房子里,顿时觉得尴尬窘迫,女人说:你是在算计我吧。
男人说: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吧。怎么叫算计呢?
女人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吗?
男人说:既然知道,何必呢?都是过来人。
女人不语,忽想,这世道真是变了,曾经影响前途的作风问题在现在好像成为可笑的话题。比如隔壁的那死党男与那女子,真是再普通不过,而自己与他也是再普通不过。女子这样想这自己的行为。想着这个世界,不禁叹息了一下。男人乘机凑了上来。
女人笑问:做什么呀?
男人不答,抱着女人往床上躺,嘴唇也压了上去,男人想,我捂住你的嘴巴看你还怎么说?女人左躲右闪,终是被男人那里摸摸这里捏捏,女人瞅个空子,嘴巴躲开了,才好开口说话:那你也应该去洗洗吧。
女人话音才落,男人才停了动作,愣了一下,点点头,很爽快地答应了。便走进卫生间呼呼地洗了起来,洗完了喊女人道:你洗不洗?
女人说 :不洗。
男人洗完了 ,继续没完成的工作,那嘴巴啊手啊又不老实了,大约男人以为这下女人再没拒绝的理由,胆子更大了,先前只是手伸进衣服里,现在更是解衣服扣子,不一会,女人大部分肌肤就暴露在男人眼前,女人被整得无法,眼前不得自保,只得说:我还是去洗一下。说完就硬坐了起来,男人只好任女人去了。
磨蹭了一会,女人仍然穿戴齐整走出来,男人再继续工作,只得再次解衣服的扣子。女人没法,只得实情告之:不行呢!
男人嘟囔着不停动作地问:为什么?
女人顾不得羞涩:没采取措施啊,小心中了。
到底是过来人,听了女人的话,一下子停止了动作:真的?
真的!女人又解释了为什么没采取措施的前因后果。最后说:那么只好请你再跑一趟了。男人无法,只得重新穿上衣服,出了房门 却不知道哪里去买那个小套子,便请店家劳驾,那店家是司空见惯的,男人就坐在大厅里等,不一会店家就买到了交给男人。
男人再次走进房间,女人歪在床上。男人撕开包装袋,套上套子,挨上女人,女人此时也豁了出去,心想着网传的那间强奸案:带了套子的不算强奸。女人这些自欺欺人的胡乱想着,不去管男人在做着什么,男人却是再也没法勃起来了。女人不配合也不拒绝,男人忙活了半天,却终是无果,只好放弃了。
女人笑说:不怪我哦,是你不行了。
男人恨恨地苦笑道:我被你毁了。

   二人出了房门,正是吃饭的时候,男人的死党不怀好意地问:成事了吧?可快活?
男人恨道:快活个屁啊,都毁了,没用了。
   女人无话可答,只窃窃地笑。吃完了饭,大家一起散步出来,便该散手了。女人心有不安,可是也很无奈,只得与男人微笑着道别。
回了家,女人想想,真是太捉弄人了。不过想到自己,也不觉惭愧,反没了不安,倒觉得心安了。心安了一会,却又不免失落,心想男人丢了脸,以后定然不再理自己,一段情也就了了缘。终是令人惆怅。
男人回了家,心里恨也不是,爱也不是,一恨的是女人故意折腾,二恨年岁不饶人,就怎么折腾了一下,居然就废了,也太没用了。可是脑子里闪现着熟悉的面容,却叹息道:恨其无缘啊!缘只如此,认了罢!

时间飞快,还有一个星期女人的生日快到了,一直不曾联系的男人天天给女人电话,不凑巧的是每次都没接到。女人见到电话上几次的未接电话,觉得奇怪。忽然记起去年此段时间,男人也是如此天天电话,心想,莫非男人知道我生日吗?
女人便回拨了一个电话,却没人接。生日那天,女人受了家人祝福外面吃了饭回家,便给男人发短信:做什么呢?
男人半天才回:打牌!
女人气了,心想自己真是自作多情,他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呢?我又没告诉过他!
第二天男人打电话来,女人接到了。
男人说:不好意思,给你补做生。
女人听了,早忘记了昨天的不快,问:你怎么知道我的生日呢?
男人说:我感觉到的。我去年不也是一直电话吗?
女人虽然不信男人的谎言,问了几次,男人总说是感觉,便由他去了。男人和女人坐在昏暗的茶座里,听着舒缓的音乐。女人悄悄地看男人,上次那尴尬的情绪好像已经不见了。
女人想:也许这一切都已经是注定了吧!
男人想:也许这一切也应只如此了吧!

后记:一年后,女人的生日到了,那天接到男人的短信:祝你生日快乐,我现在在新疆。女人一看,惊讶万分。难道这是天意么?男女不能成交,无论是可见的还是无形的距离都会变得这么遥远吗?即使成交了呢?就真的不会渐行渐远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0

帖子

55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5
发表于 2016-8-28 05: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啊.谢谢楼主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8

帖子

5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1
发表于 2016-8-28 12:33:0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你的发言` 非常有意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

帖子

29

积分

禁止发言

积分
29
发表于 2018-12-26 16: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9014540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8-23 15:55 , Processed in 0.098169 second(s), 2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