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枝江作家网 首页 少年作家 查看内容

少年作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少年作家

贲露露:秋收

2017-11-27 03:50| 发布者: 日月星辰| 查看: 496| 评论: 0

 

秋收

枝江一中  贲露露

 

“轰隆——轰隆——”

一阵惊雷将大柱从梦中惊醒,伴着响亮的雷声与透亮的闪电,一齐在沉寂而暗黑的夜里爆发出来。

“这该死的鬼天气。”

大柱掀开被子,拿了一件衬衫就立在了窗前,一边看着雨哗哗地下个不停,一边喃喃地骂着这天气。

“老头子,你站那儿干什么?”大婶也醒了。

“啧啧啧,你看这鬼天气。”

“你骂它也没用啊,不如睡了。”

“你懂什么,再这么下下去,今年甭指望田里有收成了。”

说到这个,两人都安静了下来,只听到雷声伴着雨声,雨声打在屋顶的石棉瓦上。

大柱从口袋中抽出一支烟,点上,独自在窗前黯黯地抽着,一口一口,烟雾飘飘。终于,在抽完烟后他又回到了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今年的雨特别的多,这一下就快下了一个多月,还正是秋收的时节。这一个多月,农活、庄稼都被搁置了下来。可人们都还等着靠它们吃饭呢!

天微亮,雨停了,好不容易有个不下雨的日子。大柱一大早就拿了件雨衣披上,穿了套雨靴就出门了。他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和土地有着深刻的感情,最是舍不得分开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他打早就去田边了。

大柱走到了自家田边,大片大片的棉花在经历了这一个多月的风雨后已经残败不堪了。枯黄的枝干还在滴着水,叶子早已腐烂化为了泥与灰。只剩下幻想中的白棉花,此刻也已被水浸泡生了根发了芽。

大柱缓缓蹲下身子,用手颤抖着去摘下那一大朵棉花,白色与黑色相杂,泥印与霉印相映,棉絮就像打湿了的卫生纸,丝毫没有用途。棉絮中间的棉籽,竟然长出了一团团绿色的小苗。这也意味着这些棉花——绝收了。大柱看着这一切。心有不甘却无法说出,他不甘地用手掐断这些小幼苗,可遍野都是。他终于冷静了下来,一下子瘫坐在田梗上,用手抓起一把泥土,看了看又放下。他抬头望天,飞鸟掠过,却渐渐模糊了。那竟是他眼里的泪花。

王叔、李叔都来看田,他们也是如此。他们坐在一块,仰头望天,久久不语。

“这老天是怎么了啊?还让咱农民怎么活啊?”

“哎,咱今年也没啥指望了。”

“这日子怎么过啊?”

“……”

离开时,这些老农的身影却显得异常悲凉。

大柱回到家,就听到儿子的电话。他赶紧去接。

“爸,听说今年家里受灾了?那咱家——”

“没,别听人瞎说,爸妈都好得很呢?”

“爸,有困难您就跟我说,今年下了这么大的雨,怎么会没事。要不,我过几天回来看看你们?”

“不用,不用,你安心在外工作,家里也就棉花受了点小灾,不碍事的,何况,我们家还有桔子呢!”

“也是,那就先这么着吧。”

挂了电话,大柱久久地站在那里,突然间泪水就如决堤之水,一发不可收拾。

次日,大柱去了家里的桔子园,依旧是烂果满地。树上的桔子金黄金黄的,却不多,但好歹这是钱啊,大柱把全部的希望都寄于桔子这里了。

回了家,他和村民一起用粉碎机把棉花连梗带花地全给碎在了田里,收不了,就早点处理了准备种小麦,免得浪费土地的肥力。

小麦下地了,可这桔子一直没人来收,这又急坏了大柱。好不容易来了几个贩子,却挑三拣四,价格也不行。于是桔子便被生生地给搁置了。

终于,在暮秋时节,来了一大批收购者。在与他们的交涉中,最终大柱以7毛一的的“高价”将桔子全部卖了出去。三亩田的桔子,卖得4000元。

也是由于这场天灾,桔子产量锐减,价格才不断上升。可在这“高价”下,桔子产量仍是有限。不管如何,大柱也算是迎来了今年秋天的一个大丰收。

那一天,大柱整个人都精神多了,他穿着去年儿子买的西装,走在夕阳下,背影也显得精神了。

“这下儿子放心了,我可以给他准备些什么 ,算了,攒着以后给儿子买房子吧!还可以增一辆拖拉机,再给老伴儿买一件棉袄……”

大柱摸了摸鼓鼓的口袋,心里觉得踏实了。

是的,农民的要求不高,稍稍的收获便会使他们满足;而父母的心意不尽,再多的汗水也不够。

那天晚上,大柱和老伴一起躺在床上,迎着月光,进入甜甜的梦乡。

梦里,一家三口团聚了,他们一起看田里丰收了……

迎着月光,大柱的笑意温暖,可眼角,那晶莹的分明是泪花。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600158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3-25 13:49 , Processed in 0.073943 second(s), 18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