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加入作协
枝江作家网 首页 作家茶座 查看内容

作家茶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茶座

覃明才:60载风雨路 32年党员情——值中国共产党97岁生日留言并与同仁共勉

2018-7-4 05:5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8| 评论: 0

 

60载风雨路  32年党员情

——值中国共产党97岁生日留言并与同仁共勉

覃明才

 

原本想在“七·一”这天给作协的会员同志写个寄语,多方面原因,就改变了想法。

628,孔祥生同志写了三首诗歌《齐天乐·喜贺建党九十七周年》《我携仙女跟党走》《十六字令三首·跟党走》,以及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征文传我;梁春云同志也写了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征文,以及关于其父亲的稿子传我。29日,看新闻联播,习近平总书记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并以此庆祝党的97岁生日。71,王明清同志发微信给我《唱支山歌给党听》的歌唱视频……

读着文字,听着音乐,感动了,震撼了,也就想到了自己:作为一名有了32年党龄的共产党员,我该用什么方式庆祝党的生日呢?

要是不退休,有可能组织一个主题歌咏会、故事会什么的,与孩子们一起庆“七·一”,既能够表达自己的爱党之心,也能培养孩子们的爱党爱国之情。或者,与同行的党员同志们在一起座谈,聊新党章,重温入党誓词,回顾一下对党忠诚的点点滴滴,也算有种寄托!

想了很长的时间,觉得就留个言,也就是跟类人猿拿个石子放在那里般做个标记,也算是表达自己对党的敬爱之情。



记下:风雨人生60年!因为“出身”另类,从小就没有被人正眼看,没有戴过红领巾,没有戴过团徽,后来不准当兵,不准学手艺,还有很多“不准”,那种屈辱灼伤了一颗稚嫩纯洁的心灵。尽管如此,自己从来没有抱怨生活,从来都是热爱这个伟大的国家。很小就经常高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很小就会唱《东方红》《唱支山歌给党听》,很小就“认识”了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江姐、欧阳海、雷锋、王杰、王进喜、陈永贵、焦裕禄……始终被众多的英雄、烈士、劳模的流火冶炼,炼成了通透的红,永恒的红,不带一丁点儿杂色!

记下:文学人生44年!从做农村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编剧开始,到写“豆腐块”,再到写长篇小说,始终没有停止手中的笔,创作文学作品200余万字。在作协团队,深怀感恩,襟怀坦荡,公平公正,扶老携少,风雨同舟,同甘共苦,共享共荣,为作协,也为会员同志的发展倾尽了心血心智、淌下了滴滴汗水。27年弹指一挥间,创办、主编《拓荒》《扬帆》《砚池》《玛瑙河》《小帆》文学社社刊与校报共9类,主编《丹阳文学》《董市水府庙文化》《曹廷杰文化》内刊,毫不张扬,从不傲慢,常常独自沉思与自省。

记下:教育人生40年!从教初中毕业班、到教小学毕业班、再到教重点初中实验班、到教高中毕业班;从教师、班主任,到学校领导干部,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夜以继日,奋斗不止,“用忠诚捍卫事业,用热忱铸造师魂,用慈爱演绎人生”(我的人生格言),每前进一步,都感觉有压力也有动力,有失落感也有成就感。

记下:入党已满32年!曾经,8年的申请,8年的政审,8年的期望与失望的交织,8年的矢志不渝、追求不止与阻挠要挟、“严格考察”的较量,到那一天,自己终于成为了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自豪、激动、感恩、展望,一时间,百感交织。32年一路走来,从不迷茫,从不懈怠,从不后悔,从不给党旗抹黑,一心一意做有能力的人,做有觉悟的人,做有品位的人,做低格调的人。



想到这里,我便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些已经布满灰尘和蛛丝的证书,算是对上述说法的一个佐证,或者对自己的一个交代!(记忆中应该不止这些,搬家十余次,也许放别的什么地方了,也许是遗失了)

1980年五合公社先进工作者;

1981年五合公社先进工作者;

1982年枝江县模范班主任,并在枝江县招待所参加颁奖大会,作经验交流;

1983年五合公社先进工作者;

1994年枝江县优质课证书;

1995年宜昌市教育学会会员;

1997年顾家店镇先进生产工作者;

1998年顾家店镇优秀共产党员;

1998年枝江市德育主题教育活动先进工作者;

1999年湖北省教改先进个人;

1999年枝江市首批中学骨干教师(全镇340余名中小学教师仅1人);

1999年枝江市委宣传部“十佳通讯员”、《三峡晚报》模范通讯员;

2000年顾家店镇优秀教育工作者;

2000年枝江市委宣传部“优秀通讯员”;

2000年宜昌市第三批学科带头人(全镇340余名教师仅1人);

2000年全国优秀校刊优秀指导教师;

2001年枝江市高中生二十一世纪论辩赛优秀辅导教师;

2001年枝江市教育宣传工作“先进个人”;

2002年全国优秀校刊优秀指导教师;

2003年宜昌市优质课证书;

2003年中学高级教师;

2005年全国中学作文竞赛指导教师一等奖;

2006年全国教育科研先进个人;

2006年全国优秀校刊优秀指导教师;

2006年湖北省优秀中学语文教师(宜昌地区6人);

2006年宜昌市第三届高中语文学科带头人(全校78名教师仅1人);

2006年湖北省教育学会会员;

2008年全国优秀校刊优秀指导教师;

2009年全国中学作文竞赛指导教师一等奖;

2010年宜昌市第四届高中语文学科带头人(全校99名教师仅1人);

2011年枝江市“千名教师访万家”活动先进个人;

2013年枝江首届名师(原市长文媛颁证);

2015年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2015年枝江市第一高级中学“校长特别提名奖”之“勤勉守则敬业奖”;

2016年枝江市第一高级中学“十大功勋教师”之一。

还有一些文字记录,一类是主要科研成果:

19909月,担任湖北省初中语数外综合改革学校实验组长,1999年结题,学校被先后评为宜昌市教改先进单位、湖北省教改先进单位。

19929月,主持中小学德育综合研究实验,兼任枝江市德育研究员4年,经验在地市级交流。

20019月,担任全国中语会“双促双发”实验学校课题组组长,200510月结题,经验在全国交流。

20029月,主笔撰写宜昌市“双促双发”课题研究报告,获全国中语会第八届学术年会优秀论文一等奖(全国第4名)。

20049月,主持申报湖北省重点科研课题“高中生享受学习”立项,并兼任课题组负责人,200610月结题,获湖北省优秀科研成果证书。

200910月,主持申报湖北省重点科研课题“农村中学有效课堂教学研究”立项,并兼任课题组负责人,2012年结题,获湖北省优秀科研成果证书。

20111210,作为宜昌地区教师代表在“湖北省首届高中语文新课程选修课研讨会”上作学术报告(全省共6人)。

一类是主要著述与重要信息:

1981年至今,公开发表文学作品50余篇、新闻通讯1000余篇。

1987年至今,长篇学术论文在国家、省级刊物发表37篇,获全国、省一等奖28篇。

20039月,编著《三峡诗魂屈原解读》文学读本。

200611月,主编枝江市第四高级中学《校志·风雨五十年》。

20111月,编著出版文论集《宜昌作家作品欣赏》。

2011523,宜昌市作家协会、宜昌市文艺理论家协会在宜昌《三峡晚报》社举行覃明才著作《宜昌作家作品欣赏》首发式暨研讨会。

20151月,出版长篇小说《莫成》。

20158月,编著枝江市第一高级中学《校志》(109万余字)。

2016322,宜昌市文艺理论家协会、宜昌市作协、宜昌市小说学会在宜昌郊外联合举办覃明才长篇小说《莫成》出版座谈会。

在此谨表:非常感谢众多文学界名家和老师给我如此的关怀和勉励!



记下这些,心里当然还是有点欣慰。它至少可以说明,一个曾经的“回乡知识青年”、农民、教师、“半吊子”文人,带着“湖北省教育学会会员”“省作协会员”“宜昌市文艺批评家协会理事”“枝江市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的名号以及“中国共产党党员”的金子招牌,从教育岗位退休——一个这样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位卑未敢忘忧国”,能够一辈子热爱自己的祖国,忠诚自己的组织,钟爱自己的事业,守望自己的价值,生命不息,战斗不止,而且始终如一,也算是符合新时代提出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吧!

值得说明的是,我的那些证书中,没有一个县市(政府)级及以上的政治荣誉。这是不需要去陈述“谁都心照不宣的现实”。读过散文《小草》的人都知道,小草可以从岩石里钻出来,变成装点大地的绿茵,但人们往往只会从绿茵走过,“跟风”地观赏鲜花的美丽,小草便觉得自己没有寂寞。举个例子,我曾参加过几届“三万”活动,几年中,吃尽千辛万苦地去走访调研,去取得资料样本,在寂寞的夜里写成了一个30000余字的关于湖北“挖万塘”、“洁万家”等等之类的大长篇调研文章。漫长的“三万”活动,实打实做工作的人不少,我算一个吧,至于有人被推上领奖台,那不是我,也不是我作为共产党员努力工作的初衷。我很欣赏,小草永远也不会感觉寂寞。

人们经常说,过去的一切也只能说明过去。又说,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则。最美好的年华早已消逝,未来的路怎么走,每个人都有个准头。

沉淀岁月,我们不难发现,在为民族解放而战斗的历程中,总是饱含着眼泪,有灵与肉的博弈,有血与火的考量。“事定犹须待阖棺”,革命先驱、仁人志士前仆后继,铸就了民族大纛,催人奋进;势利小人、跳梁小丑玩弄权术,留下了千古笑柄,令人扼腕。

此时,我突然想起了中国共产党早期主要领导人——瞿秋白和张国焘的不同人生。他们青年时代就才华横溢,也都有雄才大略,甚至可以说都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事业做出过卓越的贡献。前者是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和宣传家,第一个完整译配了《国际歌》词曲激活中国人的灵魂,第一个系统地给中国读者介绍马列主义文学艺术理论。后者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功勋卓著。然而,一个信仰坚定、矢志不渝,36岁被国民党杀害。一个中道易帜、苟且偷生,叛党而投靠国民党,如丧家之犬流亡海外几十年,最终客死异国他乡。两两对照,一个流芳后世,被人称扬;一个遗臭万年,令人唾弃!

瞿秋白和张国焘的人生堪称我们共产党人的一面镜子,也是我们作为平凡人的一面镜子。无论你生活在哪个圈子里,对镜自照,是君子还是小人,是忠诚还是奸佞,是高贵还是卑俗,是德艺双馨还是寡廉鲜耻,是与人肝胆相照还是对人口是心非,都一目了然。照出来了,好的发扬光大;不好的加以修正,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怕就怕,明明妖孽现行,还在那里戴着假面具掩饰——结果就只有一个:“你懂的”。

瞿秋白对“假面具”应该是痛心疾首的,他曾说:“我始终带着假面具,我早已说过,揭穿假面具是最痛快的事情,不但对于动手去揭穿别人的人痛快,就是对于被揭穿的也很痛快,尤其是自己能够揭穿自己。”这话适用于我们每一个人,含有自知之明、对镜自照的意味。当年读过的书里对瞿秋白的评价偏颇,但历史的评判才是最公正的。

在战乱中,一个政党的领袖都敢于摘掉假面具来表达自己对党的忠诚,那如今走进了新时代,我们这些普通人干嘛要戴着假面具呢?口里喊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而行为却是另一套,这样做就能够心安理得?其实,戴着假面具渡人渡己,一定不会有善始善终!

“寸草仰春晖,真情颂党恩。”很多人都将这句话写在自己的作品里,但只要不是戴着假面具写的,就一定有价值,一定会变成中国共产党人的良心,变成普惠苍生的良心!

上了年岁,有了资历,欲安享晚年,无可厚非;想发挥余热,未尝不可。但若或倚老卖老,或指手画脚,或争强斗狠,实在是大可不必。

句戏文词:“人老了,弦也调不准了!”这是年老之人或想归隐的借口?又有古文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这是上了年岁之人欲再做一回扼腕烈士的誓言?

看如今,天空晴朗着,大地敞亮着,不管怎么解读这些文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何不顺应时代潮流,承先启后,继往开来,沐浴着太阳的光辉砥砺前行?且在歪歪扭扭或步履蹒跚或举步维艰时,相互搀扶一把、相互爱护一回,叫人景仰?何必非要倒行逆施,躲在阴暗的角落,翻卷着花花肠子,鼓噪嘤嗡,搬弄是非,令人所不齿?既然理想不灭,壮心不已,那就该坚定信念,光明磊落,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直面挑战,尽己所能,留下有热血温度的痕迹。如果不忘初心,如老骥伏枥,就一定还有希望把弦调准,演奏出最具新时代核心价值的“最美不过夕阳红”的新乐章来!

 

                                  2018年7月1于枝江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9014540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20-7-10 16:58 , Processed in 0.108360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