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加入作协
枝江作家网 首页 作家茶座 查看内容

作家茶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茶座

孔祥生:我和超哥

2018-7-10 16:5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06| 评论: 0

 

我和超哥

孔祥生

 

与超哥相识,是在上世纪70年代末期的一次通讯报道学习会上。在老周场(今仙女镇)供销社小会议室里,我进去时,里面几乎坐满了人。我挨窗户坐了下来,旁边还空一座位。不一会儿,走进一位二十刚出头,苗条英俊的小伙挨我坐了下来,他活泼开朗。我问他姓名,他没直接回答,而是接过我的笔记本,在笫一页写上了黄继超三字。他那热情友好的态度,让我感觉温馨;那笔风潇洒、刚劲有力的钢笔行书,令我赞叹不已!

后来得知他是老周场乡福利院院长,他和爱人都在福利院工作,我都非常羡慕他。当时的福利院紧挨老周场卫生院,我的家离那里也不远,我们也就有机会经常接触。

写通讯报道的日子里,他并没有因为我是农民而瞧不起我,相反对我格外的友好。我们互相交流写作体会,总结经验教训,共同进步,无话不说,成了亲密无间的兄弟。我长他两岁,他称我为兄,我称他为弟,我们同笔共砚,徜徉在文字的天地里。80年代初,我和他光荣出席了枝江广播站模范通讯员表彰大会,在两天一夜的时间里,我喜欢唱歌,他也是文艺活跃分子。他教我唱《妹妹找哥泪花流》《渴望》两首歌,如今这两首还能完整地唱下来。后来的年月里,我和他年年评为《宜昌报》和枝江广播站模范通讯员。这期间,他和我精心挖掘写作题材,紧扣时代脉膊,我们的稿件在《湖北日报》上见报了,在湖北人民广播电台也播了,他还有许多稿件被湖北电视台采用,我的部分稿件被《农家顾问》杂志刊登。

超哥在老周场乡工作期间,是我和他相处的最多最难忘的岁月。他担任过乡广播站专职编辑,常找我约稿,编播出许多适合本土乡情的稿件,为群众喜闻乐见,深受读者的欢迎。记得有一次,我写了一篇关于乡干部下乡与群众同劳动的稿件,他看了连声说好。稿件中有这样一句话干部帮群众起沟满头大汗,他说这句话应改为干部下田手持铁锹,一锹一锹的泥巴撮了起来,身后留下了一条笔直的消水沟。他说这样写才能体现出干部干活的效益来。当时我还真是服了他。他主办乡广播站的节目曾在宜昌地区和枝江县广播战线评比中多次获奖。

记得1985年的秋天,我两孩子因病住进了老周场卫生院,孩子要吃鱼,我在池子里捕了两条草鱼,急匆匆赶到卫生院,想到卫生院食堂加工后给孩子吃。哪知道卫生院食堂早就没开火了。怎么办?为难之时,正好又遇到了超哥。超哥二话没说:拿我家去,叫我爱人帮你煎。弟妹一手好厨艺,香喷喷的鱼端来给病后的孩子们开胃,他们高兴极了。这件事在我心目中难以忘怀,兄弟就是兄弟,那兄弟情啊!

超哥才华横溢,出类拔萃,别个单位都争着要。后来,调动工作了,在老周场工商所工作了两三年。这期间,我和他的联系还断断续续。大约是90年代初,他调到枝江去了,我们就断了联系。但我时常想起他,只是不晓得去哪里找他。

进入90年代,我没有写新闻了。可能是这个原因,很长一段段时间没有能够见到超哥。

但我坚持在走唯一的一条文学小通道,那就是坚持楹联创作。这是我的爱好,每年,我都参加湖北人民广播电台春联大奖赛,总共参加了三十六届春联大奖赛。这期间,《国防教育报》《湖北日报》《湖北农村版》《宜昌报》《高峡文艺》等杂志发表我创作的对联作品200余副。

一晃30多年过去,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超哥的信息。那天在文友施春桃家打印应征春联,春桃说超哥在枝江自来水公司工作,便告知了电话号码。当时,我的心里不知有多高兴,那心情,那话语,那情谊,千言万语都凝聚在手机上。按照号码,我试着拔通了超哥的电话,电话里,我们说了好多好多的话,久久舍不得放下。

30多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我老伴刚过花甲,就被癌魔夺走了,剩下孤家寡人一个。超哥知道后,用温暖话语安抚我那悲痛的心,帮我慢慢走出失去亲人的伤悲。患难见真情,兄弟还是兄弟,兄弟的心,兄弟的情,兄弟的爱,是用金钱买不来的。那天,约好在他工作的单位大门前见面。我给他带来自家种的西瓜赶到时,他早己站在大门前等我了。他亲切地叫我:孔大哥!是超哥叫我了。我回头望去,站在我眼前的超哥与30年前的超哥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不是从前那个苗条的超哥了。必竟30多年了,超哥来枝江发福啰!哇!超弟,差点认不出你了,发福啰!他说他们都叫他超哥了,因为网名叫超哥,老少群友都叫他超哥。他仍然是那样平易近人,笑脸相迎,热情好客的品性一点都没变。

来到他的办公室,谈了许久。谈到随着互联网的到来,信封发稿件的方式慢慢被淘汰了,诗歌、散文没有展示的平台,并进入创作的盲区,特别是我有诗歌、对联没地方可发。他说拿来我在网上帮你发。啊!我好高兴。回到家我将诗稿拿去,超哥在网上发了,他还说,网上还有蛮多人读,他都帮我回了帖。尔后,我在家写好后,拿到老周场集镇请别人打好后传给超哥邮箱,再由超哥发到网上。时间长了,他发现弊病很多,别人打时还有些错字别字,他说你要把电脑学会。我说,我家离集镇远,人家不牵网线去。他听说后,连夜发帖呼吁,要为农民作家牵网线。他在网上的呼吁得到仙女镇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在镇党委书记的督促下,一星期后,网线牵到了我家的门前,我装上了新电脑!超哥很高兴,回帖感谢仙女镇党委、政府的关心!

电脑是装好了,可我不会用呀。超哥又挤出时间多次到我家,手把手地教我。我不会打字,他专门为我安装了手写板软件,还教我网上发帖回帖,比以前请别人方便多了,错别字没了。他还教我学会了手机微信,让我翱翔在文学天地里,和大家分享着写作的快乐。

超哥,是你帮我插上了文学腾飞的翅膀,是你给了我快乐写作的阳光雨露。时时处处兄弟情,点点滳滴兄弟恩。

行走在人生的旅途,遨游在文学的天堂,超哥,有你的陪伴,我知足、常乐!

201876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9014540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20-7-10 18:07 , Processed in 0.081120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