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加入作协
枝江作家网 首页 作家茶座 查看内容

作家茶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茶座

李进军:浅谈物喜与已悲——从范仲淹经典名句说开去

2018-7-28 00: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11| 评论: 0

 

浅谈物喜与已悲

——从范仲淹经典名句说开去

/李进军

 

范仲淹在其岳阳楼记中的“不以物喜,不以已悲”、“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等经典名句,给了无数人以启迪,也激发了无数人的斗志,唤起了无数仁人志士的奉献与奋斗精神。

于我而言,尤其对“不以物喜,不以已悲”这一警句赞叹不已。百度范老先生写作岳阳楼记于庆历六年九月,也就是公元1046年,那一天出生于公元989年的范仲淹57岁。由于新政受挫,其被贬出京,辗转任职,进入其人生的低谷时期。其时他有“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的心态也就比较正常。与其说这是他的一种人生态度,倒不如说这是他当时的一种自我安慰罢。

首先在范老先生的一生中,物喜的机会大概是比较多的,他庆历三年在京担任参知政事,相当于副宰相,应该算是皇帝身边的人了。然而庆历五年初,新政宣告失败,范仲淹等人被贬出京,从其人生的顶峰跌入低谷,其产生联想,回味人生的真谛也就在所难免了。

不以物喜,也是自警自律自己不要把人世间的功名利禄放在第一位。从古至今,多少人跌倒在了功名利禄上,一辈子从当初的起点拼到了终点,而终点还是当初的起点,还有的人甚至沦为了阶下囚。

仅看当今一些落马的贪官吧,当初傍上高官以后,是何等的狗仗人势,仕途一路顺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威风八面。“眼睛都长在头顶上了。”然而一旦东窗事发、多米诺骨牌一顺溜地倒下来、树倒猢狲散,多少人跳楼自尽、多少人一夜白头、多少人悔恨终生。其时若再论“不以物喜”已悔之晚矣。然而,放眼一望,在我们的生活中却是“以物喜”者众,多少人得势不饶人,非张扬不可,唯恐别人不知道它有权有势,“以物喜”者林林种种,各种各样,使出浑身解数,不“物喜”不罢休,此处至少省略一万字的详细描述。

不以已悲,应该是一种自我安慰,是自己给自己打气的一种表现。也是在自己给自己鼓劲儿。这句话是在告诫人们,不要被眼前的失意所羁绊,人生不只是风雨雷雪,也会有阳光鲜花。范仲淹是这样写的,他其实也是这样做的。1052年,64岁的范仲淹在“扶疾上任颍州”途中病逝,虽由京官谪贬州县,而范仲淹却“不以已悲”,依然带病转任,直至离世途中。

也许人到中年,眼光会比年轻时敏锐许多,许多事情会举一反三想得非常清楚。有些事情或许会提前预知其结果、走向、缘由。所以必须要把“物喜”放在远远的一边去。世上事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任你怎么追求怎么奋斗都不是你的,想来物喜你应该会懂的,酒色财气、功名利禄、权力地位等等概莫能外。不要幻想能够收获天上的馅饼,不要天真地以为你的真诚能够收获同样的真诚,金钱时代讲的是价值交换,而有时候你的付出不一定能够得到应有的回报。谁也不是你的谁谁谁,谁也不会理解你的啥啥啥,扫好你自己的门前雪,守好你自己做人的本份就好。“物喜”凭缘,“物喜”凭命。

除了正确对待“物喜”以外,还要正确对待“已悲”。一切不公正的境遇都可以归入“已悲”的范畴吧。同样,一切逆境都可以让人产生“已悲”。当代把“不以已悲”诠释得淋漓尽致的一个人,我非常佩服褚时健,那位当年一手把红塔集团打造成世界知名企业的掌舵人。然而71岁那年却因经济问题入狱,74岁那年因病保释后与妻子租地种植橙子,开始了有病、牢狱之灾、年老体弱等不利条件下的第二次创业。要说当时的褚时健是有着严重的“已悲”情绪的,但他却能真正做到“不以已悲”,摒弃常人“破罐子破甩”的理念,艰难创业,用他“褚橙”的成功,书写了现代人“不以已悲”的经典神话。

54岁那年的范仲淹进京升任副宰相,或许他是有一些志得意满的,从而因“物喜”(或许叫抱负吧)而心生新政的想法,导致了他的“已悲”来临。71岁的褚时健或许是当年因为居功自傲位高权重不能自持而产生了一些经济问题,直接导致了他的“已悲”到来。然而面对他们不一样的“已悲”他们选择了一样的“不以已悲”的人生态度,重新开始,再次扬帆,虽境遇不一样却一样给了人们满满的正能量。

所以说,人到中年,“物喜”也好,“已悲”也罢,统统把它们放到一边去、远远地放到一边。而是要把握正确的人生航向,扫好自家门前的雪,尽好自己做人的本份,不做非份之想,摒弃非份之念,“不以物喜,不以已悲。”

“不以物喜,不以已悲。”这句话说起来容易,相信一些落马的大小老虎们,比一般人都理解的更深理解的更透,但要真正做到却非常的不容易。当各种利欲来临,人生思想的堤防就经不起各种“物喜”的诱惑了,慢慢产生管涌,直至溃堤倒坝,翻船落马。

“不以物喜,不以已悲。”要融入到自己内心深处去,要贯穿到自己的一言一行之中去,才能确保生命的航船一路平安地驶向人生的未来。

物喜?已悲?滚儿一边去,远远的……

2018726日晚于水月星城

 

后记:部分内容源于网络,若有侵权敬请与作者联系更改。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9014540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20-7-10 16:37 , Processed in 0.116074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