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加入作协
枝江作家网 首页 作家茶座 查看内容

作家茶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茶座

覃明才:宜昌籍作家印象1·重提黄声笑

2018-7-28 00: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8| 评论: 0


重提黄声笑

覃明才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当前文艺创作存在的最大问题是“浮躁”。他特别强调,文艺工作者要自觉坚守艺术理想,不断提高学养、涵养、修养,加强思想积累、知识储备、文化修养、艺术训练,除此之外,还要有高尚的人格修为,有“铁肩担道义”的社会责任感。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还要处理好义利关系,认真严肃地考虑作品的社会效果,讲品位,重艺德,为历史存正气,为世人弘美德,为自身留清名,努力以高尚的职业操守、良好的社会形象、文质兼美的优秀作品赢得人民喜爱和欢迎。

由此,结合最近的所见所闻,我又想起了曾经问鼎中国诗坛的宜昌工人诗人黄声笑。



十年前,我曾编著《宜昌作家作品欣赏》一书,阅读了部分黄声笑的著作,初略地研究过黄声笑现象。一开始就觉得,他虽然搭上了工农作者登上文坛的时代列车,但在几十年的文艺创作生涯中,始终忠诚于党和人民的文艺事业,勤学自励,讲品位,重艺德,大公无私,不图名利,不攀炎附势,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对创作近乎痴迷,创作那个贴近生活、贴近群众、贴近时代,采用大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为人民抒情,为时代放歌。他的作品彰显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闪耀出思想和艺术的光彩。

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进程中,我们重提黄声笑,对坚持道路自信、文化自信,坚持人民主题,遵循“二为”、“双百”方针,遏制“浮躁”文风,创作与时代相适应的好作品是有特别意义的,他的文艺理想、艺德涵养、奋斗精神等,在当今以至未来的文艺界,仍然值得推崇、传承并发扬光大。

平凡而传奇的人生履历

黄声笑,原名黄声孝,1918农历九月初九出生于湖北宜昌的一个船工家庭,祖籍湖南湘乡。195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87月加入中国民间文学研究会、中国作家协会武汉分会。19607月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全国第三次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当选为主席团成员,同时当选湖北省文联委员、湖北省作家协会理事、武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198012月当选为湖北省民间文学研究会副主席。19941218日晚间辞世,终年76岁。他的生平及创作要事大致如下:

1925年(7岁),入读私塾。

1927年,因生活困苦而失学,去码头做小贩。

1928年,学打铁、“扛码头”。

1932年,开始上码头做工。

1949年,宜昌码头做装卸工人。

1950年(32岁),上职工夜校(“扫盲”),开始边学文化边搞创作。

1951年,进入宜昌市第一个工人业余创作组,为核心成员;开始在报刊上发表作品。

1953年,被荐举参加祖国慰问团湖北团赴朝鲜慰问志愿军。

1954年,担任宜昌港务局装卸第四工会分会主席、装卸队一队党支部书记。

1957年,复写(油印)诗集《装卸工人现场鼓动快板》在宜昌地区、长江航运管理局(武汉)职工文艺大赛获一等奖。

19587月,被荐入京参加中国民间文学工作者大会;8月受到毛泽东主席接见并合影;9月应邀赴华中师范学院、武汉大学作报告;10月参加湖北省文艺跃进大会。

19599月,再次被荐入京登上天安门参加建国十周年庆祝观礼。

19607月,出席北京全国第三次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和全国少数民族民间歌手座谈会。

19615月,作为唯一业余作者参加湖北省文联《长江大合唱》创作组,入鄂川采风。

19656月,其创作“文革”因产生波折,1966年被批斗。

1968年初,任宜昌港宣传部干事、海员文化室(俱乐部)主任。

1978年,调入长江航运管理局政治部宣传处创作组,从事专业创作;同年秋,参加湖北省文联在当阳玉泉寺所举办的创作学习班。

197910月,出席北京全国第四次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应邀参加建国三十周年庆祝活动,被请到天安门观礼和参加国庆联欢。

1986年,退休回宜昌定居、自由创作。

执着而悲情的创作历程

黄声笑从一个码头工人成长为中国著名作家和诗人,有其偶然性,更有必然性。说偶然,是因为他赶上了工农作者登上中国文坛的浪潮。说必然,就是“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他跟高玉宝现象类似,也有所不同。高玉宝写小说之前曾当过解放军通讯员,而他是从一个码头工人喊号子般的口头创作走向笔耕,从写顺口溜、对口白、鼓动快板到写革命诗歌;而且,是先边“扫盲”边写作,然后边“充电”边写作,几十年如一日。

敢于直面人生苦难。

他出生于乱世之中的船工之家,读书时特别专心,而生活所迫不得不去面对苦难。在码头讨生活,要想多卖出几包瓜子花生,非要有能说会道的本领,善于叫卖,非要有几分狡黠的机灵,学会讨好,于是,他学会了叫卖吆喝。他在码头附近的茶馆里听过许多川剧段子、楚汉小调,也学会了哼不少段子、小调,还学会了川江号子。他成家后,在旷日持久的战争和水深火热中,勇敢挑起拖家带口的重担。在底层生活中,他懂得了能者胜,强者王,所以他一生好强好胜,也影响到他的为人处世。在“扛码头”的过程中,他苦中作乐,练就了说顺口溜的本事。这些都是他后来真正从事诗歌创作的丰富养料。但其实,说顺口溜也是一种创作方式,即口头创作。

他的创作是在及其艰苦的环境下进行的。当年住在很小的房子里,夫妻俩养七个小孩,有五个孩子读书,家大口阔,负债累累。但穷困并没有阻挡他坚持创作的脚步。

特别是他当了基层领导后,工作多了,责任重了,压力大了,写作大多只能在晚上完成。白天工作又苦又累,回到家就想睡觉,可他觉得“诗歌越写越快活,一时不写心难过,装完轮船不吃饭,也要写篇好诗歌”,但实在太困,写着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时发现作品没有完成,便用冷水洗头笑脸,然后接着写。夏天写稿,天热,还遭蚊子咬,他便用旧报纸挂在桌子边赶蚊子,“六月里来搞创作,墙旮旯里蚊子多,桌下扎满纸条条,两腿一夹扫群魔”。谁曾想到,他就是这样勤奋耕耘才成就了自己。

认死一条路且砥砺前行。

其一,在工农作者队伍中脱颖而出。

新中国建立后,我国文艺界积极贯彻毛泽东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文艺创作实行“两条腿走路”方针,大力推进工农兵创作,各级文联、文化馆、作家协会把培养工农兵作者纳入工作计划。黄声笑就是在背景下成为工人作者并脱颖而出的。

宜昌解放时,长江码头一派繁忙景象,工人们唤发极大的热情,除了装卸搬运,还积极宣传新社会、新生活。黄声笑常常编顺口溜用口唱,或是用粉笔写在趸船、货舱的甲板上,非常讨“杠子伙计”们的喜欢,都说他是个“才子”。

不久,宜昌市掀起了宣传鼓动和教育的热潮,街道、厂矿、机关、学校、郊区农村都积极开展各种群众文化活动,现场鼓动诗、快板诗的创作,诵诗与赛诗等活动最为活跃。黄声笑在宜昌港务局现场宣传鼓动工作中表现最为积极,一边抬杠子、喊号子,一边写顺口溜、快板诗,还将顺口溜、快板诗写在黑板报、墙报、油布棚、港口广播室的墙壁上。此外,他还写新闻报道,1950年就成了《宜昌报》(今《三峡日报》)的通讯员,1951年发表了一些文章,被评为宜昌甲级模范宣传员。后来,他受到鼓舞,继续边学习边创作,诗歌越写越好,并在码头传开。1957年,一场文艺作品大赛,让黄声笑的名字从宜昌走向了武汉(湖北)文艺界。

大跃进年代,宜昌诗歌创作活动达到了高潮。据统计,工农作者写诗有40余万首,而宜昌港务局则是利用快板诗进行现场宣传鼓动的先进典型之一,黄声笑便是典型中的典型。他随时随地为码头工人创作,鼓舞他们的斗志和士气,为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添砖加瓦”。比如,他写《一子歌》“一根杠子一条绳/一声号子一把劲/一阵汗水一仓货/一生劳动一生荣”,表达对劳动光荣的赞美。再如,有次大雨即将来临,他说顺口溜 “大家快快站拢来/快把油布都打开/马上就有大雨到/不让大米遭雨灾”,工人们马上就兴致勃勃地盖好了油布。还有,他看见伙计们坐船聊天很危险,就说顺口溜“休息不要坐船边/不坐仓口去谈天/说说笑笑忘了形/滚到河里太危险”。如此太多的现场鼓动快板,在当时真是成为了宜昌码头的一道亮丽的风景。

他参加了赴朝慰问以后,作品写的更多更好,名声也更大了。1958年志愿军战士凯旋,他看到群众欢迎的场面,触景生情,写了首抒情短诗:“峡江高峰挂红灯/长江大桥把采扎/跑到上海去办酒/赶到重庆去运茶。”这首诗在湖北省群众艺术馆主编的《布谷鸟》杂志发表。此诗是他在省级刊物发表的第一篇作品,谁知一发而不可收,同年4月,《布谷鸟》就发表了他60首装卸现场鼓动快板,从此劈有“装卸现场鼓动快板”专栏。随后《人民文学》、《湖北文艺》相继发表了他的部分作品,引起了中国诗坛的关注。

其二,抓住生命中每一次学习的机会。

每个从事弄文字的人,都是在不断学习中成长的。绝大多数作家都多少经过基础教育,有一定的知识功底。黄声笑则不同,他是“三十而立”之后“半道出家”,抓住每一次的学习机会,边学习边创作才取得成功的。

1950年,宜昌为推进培养工农兵作者而掀起群众性的扫盲运动,宜昌港党组织送他进职工夜校学习。他连《三字经》未学完就离开了学堂,之后二十年都在做工,所以在夜校里就是被“扫盲”。他边学习边写快板诗,非常刻苦勤奋。不会写的字,他先画个图,再请教人后才补写上。

1951年,他进入了宜昌第一个工人业余创作组。作为核心成员,他感到压力巨大。创作时,困难重重,有时是想得到,却写不到;有时是想写好,却感觉“够不着”。宜昌港务局知道了,又送他进宜昌职工业余学校学习,还请专业老师辅导他创作,帮助他修改作品。他听取老师的指导,夜以继日地创作,写了改,改了又写,写好后就跟报社投稿,很快就发表了作品。平时,他都带着笔记本,自称叫“万宝归宗”,随时记录工人们的俏皮话等生动性的语言,为创作所用。

195310月,他参加赴朝慰问。他将此作为学习的大好时机,不仅大开了眼界,更重要的是,他耳闻目睹了志愿军战士保家卫国的英雄事迹,被深深地感动了,别人休息时,他便在写作,写出了《把祖国繁荣告诉给最可爱的人》等多首诗歌,并及时寄回宜昌发表。

19586月,湖北省群众艺术馆《布谷鸟》主编马希良率工农作家组成“工农作者创作辅导团”到宜昌工矿农村辅导,他是成员之一。这次活动是他向有文化的人学习的机会,同时也好搜集创作素材。与后来成为著名诗人的刘不朽等人也就是在这次活动中相识的。

1958716,他被选派赴京参加中国民间文学工作者第一次代表大会,受到毛主席的接见,并一起合影留念,站在领袖身边,他热血沸腾,当天就怀着崇敬的心情创作了诗歌《我亲眼看见毛主席》,寄给《湖北日报》,815就见报了。这次北京之行,对他一生的文艺创作影响巨大。在他的家里,很多年都挂着他与毛主席的合影。

1961年,他借调到省作协工作,并参加了《长江大合唱》创作组。创作组在湖北、四川进行采访活动两个多月,他与众多著名作家长时间生活在一起,游三峡,到重庆,登峨眉,越岷江,过大渡河,观嘉陵江,饱览名胜古迹,领略峡江风情,耳闻目染,谈论创作,请教辅导点拨,建立深厚友情,受益匪浅。而且,他创作了不少作品,更是激发了他一个大胆的想法,用长诗的形式写一部码头工人史。归途中,他就开始构思,并动笔写作了。采访归来不久,《人民文学》杂志就发表他的《唱一唱三峡(二首)》。三个月后,他的长诗《站起来的长江主人·第一部》初稿就出来了,随后就寄给《长江文艺》编辑部,编辑浏览后觉得不够成熟,武汉作协专门给他请创作假,让他去学习、进修,同时进行创作。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长江航务管理局在汉口沿江大道给他分了一个单间,他只能常吃食堂。在那里,他结识了孙昌前,孙昌前经常在生活上关心他,他在创作方面经常向孙昌前求教。那几年,《长江日报》几乎每周都能看到黄声笑的名字,有发表他的作品,也有披露他到某单位作报告,到某地方参加座谈会,有人戏称他是《长江日报》的专栏作家。

长江航务管理局给他发了一张特别通行证,他持证可免费乘坐长航的船只。他曾在长江2008拖轮长期体验生活,写出了《打开夔门拖林海》等优秀作品。《长江航运报》曾一度停刊 ,长航系统有自发创办纯文艺小报《大江奔腾》,黄声笑在武汉期间也时常到编辑部报到,将此作为学习的机会,除了投稿,还做一些服务性工作。

1975年夏他应邀参加《湖北文艺》编辑部和宜昌地区文化局在五峰县举办的创作学习班,与三十多名作家、诗人亲密接触近十天,获益不浅。在五峰,他经常向主持这次创作会的苏群、刘益善编辑和作家们学习请教。他处处观察、体验、感受小县城的生活,抚今追昔,思绪翻滚,写出了《千山万水贺国庆》、《飞车重到五峰城》等多篇作品。

1978年,他到湖南、江西参加文艺座谈会和参观采访,写了不少怀念毛主席和歌颂华主席的诗歌,也如数在以上报刊杂志发表。

1980年,他担任省民间文学研究会副主席以后,组织会议、活动需要一些精力,但他仍然将此作为学习和吸取创作养分的机会。由于社会变革太快,对于《站起来了的长江主人·第三部》草稿的两次反复被要求推到重来或修改,让他有了一种莫名的惆怅与无奈,不过,他没有放弃。但他因患脑血栓在宜昌住医院七个多月,加上其它原因,这部作品没有出版。当然,他还是创作了一些关于葛洲坝水利工程等内容的作品。

1986年,他退休。以后,时常有各级领导、作家、记者来,或慰问,或交流,或采访,他都是向他们求教,同时坚持学习和创作,根据自己人生经历创作一些作品。

其三,永远守望为人民创作的初衷。

黄声笑坚定一生将诗歌创作进行到底的信念应该是在1954年。之前,他参加宜昌工人业余创作组,是一种兴趣爱好。而这一年,他快板创作在宜昌已小有名气,特别是入了党,提了干,政治思想觉悟更高了,将创作当作一种责任。他下定决心,要把现场鼓动快板当作战斗的武器,为工人兄弟服务,为人民放歌。他听党和毛主席的话,不脱产,与工人兄弟“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呼吸共命运”。他始终认为,只有和工人兄弟在一起,才能接触到鲜活的素材,写出更多更好贴近人民、贴近生活的作品。

可是在创作过程中,他要想有突破,困难重重。他想提高文化水平,也坚持学习,但那些深奥的创作理论学习起来也不能融会贯通。参加全国民间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期间,一些专业作家提了许多好的建议,北京归来以后,他便开始业余学习唐诗宋词、古典名著及前苏联的《马雅可夫斯基诗选》等作品,就他那点知识的底子,学起来确实太难,而他永远不放弃,勤学好问,并联系自己的创作去学习。

他的创作不图名利,只为感恩,只为写出好作品,让读者受到感染。19589月,他曾被武汉大学中文系、华中师范学院哲学系聘为老师,寝食难安,自己这点水平,怎么登大雅之堂,跟名牌大学生去讲课?他想了很久,觉得也就是能够讲他是如何写快板诗的。他第一次走上大学的讲坛,大学生们围上来,真就是要他写诗,他拿着笔,想了想,写道:“一进大学着了急/扛子怎和笔杆比……不是天生本领大/只因党在我心里。”朴实无华的语言,表达出他对党的感恩之情,让大学生们感佩不已。

1961年,中国青年出版社给他寄来1500元稿费。这笔钱,相当于他当时两年的工资,按现在的币值换算也有10余万元。妻子高兴地说,这笔钱正好可以把债务还清。可他却想,自己能够写一点作品,是党培养的结果,是同志们帮助的结果,于是拿去交给单位的工会,工会主席不收,他又买了两百多套《毛泽东选集》赠送给了装卸队的所有工人兄弟,剩余的作为党费上交了。妻子埋怨,平时他不顾家,生活拮据,单位给照顾他不要,这稿费是他个人的劳动所得,可他又“捐”出去了,这叫什么事?他却说,现在是国家困难时期,要多考虑装卸队的困难。邻居和工人兄弟说他“苕”(傻),心里又都说他是个好书记。

“文革”中,他刚刚用诗歌表达了对国家领导人的歌颂,却马上就遭到游街、“批判”,最初想不通,后来觉得,相信自己没有做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事情,所以,继续坚持创作,写出了不少好作品。1968年元旦,他的诗歌《长江两岸响春雷》在《长江日报》发表;26,《江城树立新权威》又在《湖北日报》发表。1970年,《湖北日报》第一版以画配诗发表了他的诗歌《山下演出红灯记》。如此看来,他是“重新获得了创作的自由”,但其实并没有解除对他的禁锢。直到1972年,时值纪念毛泽东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30周年,宜昌地区文教局要创办《创作选》文艺刊物,向基层做工作,特向黄声笑、习久兰等约稿,他觉得自己的创作方向没有错,不然他们也不会约稿了,并按期交了诗稿,《创作选》也全文发表了他的作品。

由于他的坚持,他才在一个时代从写快板诗到写革命诗歌的蜕变,形成他的创作巅峰。在诗歌的创作道路上,他深感自己得到不少名家的帮助,所以,在与诗友和诗歌爱好者的交往交流中,他也经常给予帮助、点拨和引荐,使他们不断成长,其作品在省级报刊发表。

随着现代化的发展,中国文学艺术从内容到形式、直至媒体、载体,均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号称“诗国”的当代中国的诗歌发生了危机,一些当年在中国文坛上叱咤风云的专业大诗人均几经偃旗息鼓。作为民歌派的工人诗人黄声笑也不例外,他的《站起来的长江主人·第三部》先被弃稿,后夭折。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辍笔,一度时期,全国大刊大报仍然有他的作品发表,只是数量减少而已。

时代在前进,诗风在变化。黄声笑退休后,他真是难以适应,甚至显得束手无策,但仍然不忘当年的川江号子声,于是,“写长江、写码头、写宜昌、写三峡”,写出不少诗歌的草稿,偶尔寄给一些在《海员文艺》、《三峡文学》和《长江日报》等报刊发表。

 朦胧诗、校园诗歌的先后兴起,以民歌体为代表的新诗更是遭到强烈的冲击。但他初心不改,心中不平,便写了一首长达两百行的诗歌《民歌告状》投给报刊杂志,以诗明志。

璀璨而不落的昨夜星辰

黄声笑是宜昌享有中国文坛盛誉的最重要的作家和诗人之一,是在宜昌升起的中国文坛的昨夜星辰,也是新中国成立后三十年中国诗坛的缩影。他经历了由打油诗、快板诗转而革命诗歌创作的漫长的艰难历程,创造了属于他所处时代的辉煌。

闪光的创作足迹

解放初期:从事诗歌创作的起点。

1951年标志着他正式进入文艺创作的历程。812在《宜昌报》发表了处女作《集中火力斗敌人》;819又发表了他的诗歌处女作。随后他经常有文章见报。

1957年:登上中国诗坛的重要里程碑。

当时,由宜昌市文化馆帮助编选复写成册《装卸工人现场鼓动快板》,先在宜昌港和宜昌地区的文艺创作比赛中获得一等奖,后参加长江航道管理局职工文艺创作大赛获得一等奖。

大跃进时代:诗歌创作第一座高峰。

一是他创作了大量的作品,并陆续在《峡江报》、《长江航运报》、《湖北日报》、《长江日报》、《工人日报》、《武汉晚报》、《人民日报》、《北京日报》、《长江文艺》、《诗刊》、《人民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

二是1958818,他创作出了跻身中国诗坛的成名作《我是一个装卸工》。此诗被收入长江文艺出版社的《中国当代短诗萃》和天津百花出版社的《当代短诗选》,入选中学语文课本,也引起诗界评论,评说此诗“是一首诗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佳作”,是“把诗的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升华上九霄”的作品。20099月,为庆祝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诗刊》杂志上半月版刊出“诗歌名篇珍藏版”,《我是一个装卸工》入选,其卷首语评价该诗是一首“穿越时空的永恒诗篇”;201011月,《 新中国颂·中外朗诵诗精选》也收入该诗。

三是他出版了三部个人诗集、一部与人合著的诗集。他的第一部诗集于195810月《装卸工人现场鼓动快板》在湖北全省文艺大会上评为一等奖,并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第二部诗集《黄声孝诗选》随后由宜昌市人民出版社出版,第三部诗集《歌声压住长江浪》于1959年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第四部诗集《鼓起干劲来》由北京文字改革出版社出版;他与习久兰等人的合集《大跃进诗选》由宜都工业区人民出版社出版。

四是湖北加强了对他创作事迹的宣传。19595月,张家骐撰写赞黄声笑的文学报道《扬子江畔的红色歌手》在湖北人民广播电台配乐播出;10月,武汉展览馆举办湖北省十年经济文化建设成就展览会,在其中的文化艺术馆设有黄声笑专柜。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诗歌创作的巅峰。

这一时期,他逐渐打造出写“码头工人”和“长江三峡”的品牌,成为中国著名的工人诗人,引起中国文坛的广泛关注,并且近二十年“独领风骚”。

其一,他在创作上取得了惊人成绩。

一是创作了《站起来的长江主人》三部曲。1961年,他在著名作家徐迟辅导下和中国青年出版社江晓天的帮助下,创作长诗《站起来的长江主人·第一部》,并五易其稿,在《长江文艺》19628月号,10月号发表,同年底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发行,《工人日报》等进行转载,许多报刊杂志发表了评论;该诗1963年第二次出版,1964年第三次印刷,累计出版发行56100册,在全国读者中产生了较大影响,标志着黄声笑的诗歌创作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同年,他完成《站起来了的长江主人·第二部》创作,此诗1978年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黄声孝”改为“黄声笑”。同时,《站起来了的长江主人·第三部》草稿已经完成。

二是他的诗歌入选中学教材。1973年,他的诗歌《毛主席给我幸福家》分别选入湖北省初中语文课本第四册、第五册。这在湖北作家中是少有的,不管是否是政治的需要。

三是他的诗歌被广泛认可。诗集《劈风斩浪拖林海》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宜昌作家李华章将其改编为《劈风斩浪》,由工人画家汪国新、田期松绘画,于1977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同时期,其作品不时见诸《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湖北文艺》等大刊大报报端,有几首诗歌还被普写成歌曲。

至此,他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人民文学》、《诗刊》等三十多家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2000多首,人民文学出版社等十多家出版社出版了他的诗集,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风展红旗》等十几个诗集选收了他的作品。

其二,他在人生旅途和文坛上获得了显赫的声誉。

上世纪七十年代下半叶,黄声笑的名字在全国范围内被广泛传播。

197612月,新华通讯社《新闻照片》第3458期以半个版面刊发《工人诗人黄声孝》及四张照片,《工人日报》、《湖北日报》、《长江日报》,香港《文汇报》随后相继刊出。

与此同时,《中国建设》、《中国报导》、《中国文学》以文图并茂形式对其报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用英、法、日等28国语言对外多次广播。许多报刊杂志发表《挣断铁锁走蛟龙》、《长江主人的颂歌》、《豪唱大江东》等文章,赞扬他的创作道路与创作业绩。

197711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汇报》、《湖北日报》、《长江日报》等报纸刊登《正在从事新作的几位作家》,并配有冰心、杨沫、巴金、张天民、黄声笑的照片。一些公园和宣传场所都挂这五位作家的照片。

更值得注意的是,解放军福建前线部队1958年开始“炮打金门”共二十年,后期成象征性战役,炮弹里只装宣传品。《工人诗人黄声孝》宣传传单也就是这时候用炮弹打往金门,宣传传单正面介绍:黄声笑解放后,在毛泽东思想哺育下,成为一个深受欢迎的工人诗人。用自己的新作抒发祖国大陆工人阶级对台湾同胞深厚的骨肉感情;反面印制他的诗歌《三峡连着台湾峡》。

进入新时期,湖北省省长陈丕显(革委会主任)曾找三个人到水菓湖谈如何繁荣湖北的文艺创作问题,其中就有黄声笑。1979年,他光荣地参加了新时期以来首次北京全国文代会,即全国第四次文代会。

独特的艺术成就

黄声笑的诗歌特色鲜明:思想健康,感情真挚,气势磅礴,民歌味浓,比喻自然,想象丰富,体现了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艺术特点。

他在创作谈中说:“没有生活的诗是空的,没有理想的诗是死的。”因而,他创作的现场鼓动快板是一种用直白、朴实的语言宣泄积压的感情,或倾吐内心的强烈感情的诗体;他创作的革命诗歌以感激共产党、毛主席,歌颂新社会、新生活为主要内容,在表现手法上凸显革命性、大众化与文学性相结合的特征。

文坛泰斗茅盾曾写信给他说:“读了你的诗,气势磅礴,立场坚定,生活丰富,歌唱了祖国新生事物。”著名诗人、《诗刊》前主编臧克家也称赞他说:“你的诗从战斗生活出发,写得朴实生动。”著名作家、《西南文艺》前主编殷白曾称赞他是“工人自己的歌手”、“豪迈的人生、豪迈的诗”,“表现了长江浩荡奔放的气魄和码头工人的坚韧精神”,“细读这些快板,发现一种劳动的美和爱”。当代诗人柯岩曾评价他的诗说:“直到今天,无论是我去大学讲课,还是独自默默吟哦,我总是把码头工人黄声笑的‘太阳装了千千万,月亮装了万万千’、‘左手搬来上海市,右手送走重庆城’……等许多绝佳诗句挂在嘴边,作为标竿,也许我奋斗终身,最后也难以企及。”江柳曾说:“老黄是一座富矿,你只要‘打’,便定能‘打出好诗来’。他是一口‘打’不完油的油井”,“他积累了大量的生活矿藏,一旦发掘,潜伏在心底的生活浪潮会像喷泉一样喷发”,“黄声笑的诗气势磅搏,感情豪迈,黄声笑的诗歌语言明快,朴实,通俗,音韵流畅”。

黄声笑是那一特定时代造就的平民诗人,他的作品带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在那个时代,受非常激进化的平民主义影响,工人农民的地位从社会底层急剧上升,平民诗人应时而生。后来淡出文坛,使如此民歌创作带有一定的悲剧色彩。黄声笑现象是当代文学无法回避的话题和典型,即使在中国文学史上也应有所属。宜昌的地域文艺史,无法绕过他;建国后的宜昌文艺发展,也无法回避他;解放以来三十年的中国诗坛,更是无法绕开他。而且,他成熟的风格和创作技巧,让许多作品至今仍显出固有的生命力。他所走的学习和继承民间诗歌传统,弘扬民族民间文学的道路是正确的,即使在“百花齐放”的今日诗坛,其作为一种诗歌流派的存在价值也是勿庸否定的。

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社长、总编辑,《民俗》主编杨亮才作为他的良师益友说:“老黄出口成章的本领,实在令人折服。作为时代歌手,黄声笑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除具有诗歌天赋外,还熟悉楚地诗歌传统,又善于向群众学习。真诗乃在民间,这就是黄声笑诗歌的优越性和独创性所在。黄声笑是长江浪花撞击出来的当代工人杰出诗人。黄声笑现象值得研究。”这最后一句话为中国诗界留下了一个研究课题。

黄声笑去世后,著名作家李德复写了一篇散文《黄声孝的晚霞》,对其作“盖棺定论”的评价:“不论他在基层还是在领导岗位,什么时候都是一个纯之又纯的血统工人形象。他生性豪爽,品格耿直,心容大海,他热爱祖国、热爱共产党、热爱毛主席的朴素感情已溶进了他的血脉,深入到他的精髓。”这种“定论”说明了黄声笑人品和艺德的崇高。

诗歌赏析撷英

黄声笑的诗歌基本的体式是现场鼓动快板,题材广泛,内容丰富,文风朴实,语言直白,具有革命性、大众化、艺术性相结合的特点,在全国诗界可谓“独树一帜”。

现场鼓动快板

黄声笑的现场鼓动快板“诗生于心,而成于手”,是直露的“对口白”。

他的诗歌表现对苦难的回忆和对人生的关照。他一边学文化,读字典,一边学写快板诗:

队伍一到码头上,准备工作做到堂。搭好跳板开好路,绊手绊脚一扫光。

他回忆一家三代,祖父在长江上拉了一辈子纤,父亲几十年在长江溪河上驾渡船,写道:

一身穿的猪油渣,睡的泥巴做的铺,盖的穿洞窗户被,枕头枕的扁担木。

他从小苦难的生活环境,培养了他坚强的性格,笔下直白:

前面老工人抬货走,后面依样画葫芦,学扛杠子学套绳,学喊号子学脚步。

不怕太阳晒脱皮,不怕钢板似火烫,不怕舱里难透气,不怕大汗湿衣裳。

他个子高,身腰细,肩膀宽,胳膊粗,体型就似一把打开的“扇子”,颇有男子汉气魄:

头顶一天一座山,一条蓝布搭肩帕,身子就是撑天柱。

黄声笑的诗歌有表达长江主人强烈的翻身感和喜悦情。新中国成立后,宜昌码头工人扬眉吐气,以主人翁的姿态,斗志昂扬地参加管理码头,他被推选为工人代表。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他带头积极地参加民主改革,热情地写报道,写快板,宣传党的方针政策,诗歌洋溢着一种主人翁的精神:

民主改革开青天,阵阵东风吹进峡,     装卸工人齐声答,天大困难当泥丸。

三座大山低了头,苦力再不做牛马。     头上热气冲九霄,脱掉棉衣汗不干。

装卸队长卷袖说,革命豪气冲霄汉。     好像前线打冲锋,条条汉子立云端。

站起来的长江主人,个个英雄,条条好汉。他发革命激情高涨,现场鼓动快板,总是让人走进快板诗的意境中去:

汽笛嘟嘟满河嚷,上下轮船进了港。工人急忙下河去,热火朝天闹峡江。(《下河去》)

空中吊杆来回跑,头上要戴安全帽。防备事故天上落,零星碎物砸破脑。(《安全帽》)

你来举,我来扛,我们好比弟兄俩。你喊号子我应声,你摇大橹我推桨。(《互相帮》)

长江后浪赶前浪,码头工人运输忙。晚上闹浑一河水,天明一看清了江。(《清了江》)

五十年代末期,黄声笑的诗歌题材已集中表现对码头工人、长江海员的斗争生活的抒写,在深入挖掘他个人生活记忆的基础上,诗歌的想象力更加丰富,洋溢出浓郁的革命浪漫主义精神。这一时期,他创作了自己的成名作《我是一个装卸工》:

我是一个装卸工,万里长江显威风,      我是一个装卸工,生产战斗在江中,

左手搬来上海市,右手送走重庆城。      钢材下舱一声吼,龙王吓倒在水晶宫。

 

我是一个装卸工,革命干劲冲破天,      我是一个装卸工,建设祖国打冲锋,

太阳装了千千万,月亮卸了万万千。      举起泰山还嫌小,能把地球推得动。

革命诗歌

黄声笑诗歌创作循着快板诗体的形式,逐步发展到诗歌题材的革命性和表现手法的艺术性。六十年代,他主要集中在歌颂伟大的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恩情,发自肺腑,真挚感人。如代表作品《毛主席给我一支笔》:

旧社会里我卖力,磨掉肩头千层皮;      提起往日那支笔,乌起天来黑起地;

抬的笔有千万捆,哪有一支是我的!      劳动人民理万千,狗官不准我提笔……

 

资本家的那支笔,笔尖泡在血海里;      毛主席给我一支笔,握在手中撑天地;

吸尽工人身上血,抽尽“苦力”骨中髓。  日卷风浪写英雄,夜磨笔尖斩狐狸。

 

座座码头被霸占,条条杠子收租息;      毛主席给我一支笔,上层建筑插红旗;

豺狼纸上画一笔,万里长江泪如雨。      要写人民创世界,要写祖国新奇迹……

从此,他的创作生涯达到一个高峰。《毛主席给我幸福家》是诗人的代表作品之一,通过对比,抒发了诗人对党和毛主席给他一个幸福的家的喜悦、幸福的思想感情,亲切感人:

我写新诗庆“十大”,房内儿女笑喧哗。   屋前千轮日夜过,屋后铁路通天下,

毛主席巨像墙上挂,喜看我的幸福家!    隔壁盖了大工厂,对岸树起电视塔。

几十年前我的家,三代住的是敞坝,      毛主席给我幸福家,我为革命走天涯。

八根枯柴撑屋顶,四片芦席当硬瓦。      长年爱穿风和浪,披风沐雨劲头大。

一口破锅熬苦水,半边烂瓢舀风沙,      祖国处处都是家,东南西北任我跨。

日寇逼我走铁岭,天下虽大我无家!      天门是我家中门,昆仑当柱天作瓦!

我父拖死三斗坪,我母饿死锁山下,      不让苏修来偷袭,不让林贼黑风刮。

我妻饿昏倒青滩,我女瘦骨抛长坝!      谁赶我们住沙滩,举起扛棒砸碎它!

夜望北斗想北京,仇恨火烧西陵峡。      毛主席给我幸福家,站在屋脊看天下,

搭肩一挥挺腰杆,罢工冲进八字衙!      世界多少无产者,垃圾箱边度生涯。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挥雄兵来三峡,      我要用吊杆绘新图,把祖国建设得更强大;

拔掉千年锥脚刺,挖掉万年陷人沙!      我要将诗句变烈火,把魔鬼宫殿都烧塌。

党给我们盖新房,屋前屋后栽葵花。      我爱峡口革命家,更爱长江风浪大,

白粉墙上升太阳,三代笑在电灯下。      解放人类走四海,天下开放幸福花。

长篇叙事诗

黄声笑的长篇叙事诗《站起来了的长江主人》三部曲。第一部两千多行,分“斧劈海关锁”、“锁不住”、“望儿归”、“进峡”、“走川江”、“山城告状”、“上红岩”、“解放”等十八章,全诗围绕着码头工人何铁牛展开故事情节,在千里川江摆开战场,叙写的场景壮丽。

第二部一千八百行,分“工代会”》、“黑会”、“刘云赴朝”、“打退黑风”、“争夺战”、“五一节”、“支援前线”、“发动”、“清明节”等十六章。徐迟在这部长诗的《后记》里写道:“黄声笑同志这部长诗的第二部,写成在1964年秋天。我被这部稿子深深地激动了。中国青年出版社那时已经同意出版它。但因刊物要发表它,延至19666月才发表出来。但有了删节,情节也作了变动。现在它终于出版了,竟又过了十三个年头。删节了的得到了恢复,大部分情节也已复原。就因为原稿曾经散失,有一个情节还未改回来,就是长江主人受了伤,原稿他并没有受伤。只好等到第三部写成以后,全书再修改一次,那时再改。”

第三部草稿写成后,徐迟、江柳原本答应帮助黄声笑修改的,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在《人民文学》发表后,《人民日报》等大报纷纷转载,轰动了全国文坛。紧接着,徐迟写《地质之光》、《生命之树常绿》等十篇报告文学,无暇帮助修改叙事长诗了。江柳要帮徐迟,结果留下了不小的遗憾。

上述这些,并不是在“炒剩饭”。当下,诗歌创作热热闹闹,红红火火,队伍庞大,“产量”巨大,但实际情况呢?陕西作家寒山石最近撰文《当下诗歌创作的十大流弊》,一针见血地指出,当下诗歌创作特别是网络诗歌创作“废话滥觞,形式冗长”,“表达低俗,肮脏堕落”,“写作投机,急功近利”,“批评缺场,吹捧成风”,“精神颓废,灵魂空虚”,“山头林立,圈子盛行”,“理念偏激,矫枉过正”,“脱离现实,逃避责任”,“乱花迷眼,缺乏经典”,“真情匮乏,矫情滥觞”。由此,我们重提黄声笑,有其重要意义,而且,不光对于诗歌创作有重要意义,对所有的文艺创作均有重要意义。

末了,补白一句:写作本文,除了访问,也参考了有关作家、作者在各种媒体发表的作品,在此一并感谢。同时,也欢迎提出批评意见。

                                  2018727于枝江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9014540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20-7-10 17:03 , Processed in 0.108640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