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枝江作家网 首页 作家茶座 查看内容

作家茶座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茶座

覃明才:粉身愿做铺路石 俯首甘为孺子牛(下)

2018-9-12 21: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02| 评论: 0

 

粉身愿做铺路石 俯首甘为孺子牛(下)

——写在第五届枝江作协成立三周年的日子

覃明才


带好一支文学团队,你得有所想法、有所作为。

我常常在想,我们要让会员有锻炼成长的机会和途径,也要有展示自己才华和成果的平台。

枝江作家网的诞生、枝江作家网的维护及其编发作品,有很多故事。这些故事,有的同志不一定知道。当初接管作协工作时,上级有明确规定我们作协“三不准”,其中就有不准再办杂志,要协助把《玛瑙河》办好,并且拟定了新的办刊规程。当时,我和众多文化人一样,是充满希望,也在我们的主席团会议上交流过。按照领导的要求,我积极征集稿件,很快,一期《玛瑙河》的“毛坯”就出来了。虽然后来因变故,这期刊物“胎死腹中”,但不管怎么说,做了,就算没有达到终极目标,也还是享受了一个过程。

只不过,作协需要一个展示成果的平台,就得寻求其它途径,我就想到了建立枝江作家网站。但我们手无分文,属于“白手起家”,只能先把网站办起来,再想办法去“偿还债务”。请示、汇报,拨款有了希望。但也是因为人事变动,“款”没了。好在同志们也都很支持,我请会员、枝江书法家薛运和写刊名,他都非常热心,马上就写了。人家可是枝江老年书画常务副会长,是退休干部的资格哦。我们挺过来了,而且一直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努力始终不会白费。偶尔想起那些个“上蹿下跳”的日子,不好怎么去形容。说个不恰当的比方,自己买房子,找银行贷款,可以抬着头,而做那些事却只能低着头。有同志为此调侃我说:“人民会永远记得您的!”呵呵,换个角度想,此话也有赞美的味道,叫人开心!

建立我们的平台,很多作品涌来。常常看着,容易发呆。孙女懂事后,有次见了,说“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我于是笑笑,是该老年痴呆了!这些年,学校、家庭、作协、其它,一切人情世故林林总总,总之疲于奔命就成为了我的生活常态。

一千多个日日夜夜,一个人面对众人的几千篇(首)的来稿,还有图片,一一接收,一一下载,一一编号放进每个同志的作品文件夹里,一一阅读,一一编辑,对图片一一去处理,最后展现出来,还有同志说有地方错了,希望更正;还有要处理网站里面的大量“垃圾”,等等。几乎每每天天,都要几个小时,一般都是在深夜去完成,差不多要在凌晨三点才睡觉,早晨六点多一点要送孙女上学,再去上班。从个人的角度看待这件事,再平常不过,但仔细想想这个“很平常”的过程,需要多少时间、多少精力,连自己都感觉就是“老年痴呆”。

自媒体时代,同志们都传美篇、微信等在Q群,有的发在自己的空间,有的传自己发表作品的媒体链接,这种“百花齐放”,让我们的生活丰富起来,也都有成就感。同志们的兴致、激情、活力,我始终被感动。只是,我得默默地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寻找”作品,再去完成那些“常规动作”,也从来没有抱怨过谁。

我在不同的场合说,你传“链接”的同时或事先,把你的文档(图片,不可以黏贴在wd文档上)打包传过来,或者自己在枝江作家网“原创投稿”去发表,“多管齐下”。“链接”是展示我们的实力;传文档(图片)是我们自家的事情,就像品尝自己做的菜肴。刘中才传稿件时,有把“链接”也传来,这就很好。另外,传图片一定要传自己拍摄的原始图片,别人拍摄的要注明。而且,我们的网站发表作品,重点是文学作品(文字稿),图片只是“配角”。枝江市作家微博,你想要发表的图片,也要尽可能“个性化”。在“原创投稿”里去发表,确实是麻烦了点儿,但你有没有想过,你嫌麻烦而没有做的事情,还有一个老人每天都是深夜一点一滴去做的呢?而且,稿件多的时候,时间长了,老人的眼睛就花了,得去用冷水抹,然后接着做……也有同志提出帮助修改文章,若有时间,我也很乐意,带着尊重、学习、交流的心态去做,觉得这是一种分享。

凭着对文学的敬畏、对工作的责任担当、对友情的珍惜、对枝江文学发展和繁荣的希冀,我坚持这样做,虽然很累,但感觉生活是充实的!

在枝江作家网、枝江市作家微博、枝江作协公众号、《丹阳文学》杂志发表作品,这是“内部交流”,是自己家里的事情,我们更要尽可能在其它媒体、特别是高级别的媒体去发表作品。那样,就更能够多方展示枝江作协的成果和实力!我们的微博,能够在上级领导下进驻官方媒体“枝江发布”公众号,也就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实力。朱朝敏同志在年会上讲的都是肺腑之言,很经典,只要是仔细听了,听懂了,就会成长。曾亚平同志在年会上说的“阴盛阳衰”,应该对我们“男同胞”是个激励。有天枝江热线老总找我办事,我顺便问起作协同志在枝江热线网发表作品的情况,因为我们曾经是同事,当年也算是他的“领导”,所以他特别客气,但同时让我感觉出他的话很谨慎,本来可以直接说的话变得婉转。我倒是跟过去一样坦诚相见,说了我历来的观点,枝江热线是一种传播途径,我们的会员同志能够有作品发表,也是一种成果展示。他也表示赞同。有一些同志跟我讲,他们的作品在枝江的阅读上展播,我都为之骄傲和自豪!

有句话说,大石头还要小石子塞。在中国文学团队里,像枝江作协这样的团队很小,地位很低,是小石子,但她同样有尊严,有光荣与梦想,而且有的团队成了森林,钟祥就是。所以,我们不应该自轻自贱,应该奋发图强,去追求森林。我们每一个会员,无论你将来走向哪里,有多大的成就,都不能忘记自己的文学启蒙教室“枝江作协”,不忘记回家的路。这话理直气壮,又可启迪后辈。我在学校岗位时,与老师们交流都说,现在的孩子要将爱国感恩转化为行动真是不容易,因为曾经一度时期社会普遍道德滑坡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大。老师们也都觉得是这样。作协同仁是要用作品教化和影响后辈的,理所当然会去做表率,做有风度之人。

大教育家叶圣陶有很多的头衔,但他在自己的简历里始终写着“担任过小学教员”;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始终说他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辍学;全国知名作家、原湖北省文学院院长映泉始终说他的学历是初中肄业,他是初一就辍学了。从来不避讳什么,这叫大家风度。我们都应该有这种风度。王卓安同志在媒体发表文章,还专门写上“枝江作协:王卓安”;吕福平同志是西陵作协副主席,每一次从宜昌赶来以会员的身份非常诚恳地跟大家交流。这都叫大家风度。

有时,因为事情,需要一些会员的小型聚会商讨,我都会广泛联络,有时间的就参加,没有时间的也就拉到。比如青年会员的聚会、诗歌创作的聚会、童谣创作的聚会等等,都是很有意义的,也受到大家的尊重。很多时候,没有时间看同志们的Q留言,微信是很少去看,也不能及时回复,有时集中回复,也容易弄掉人,怎么想,我都觉得愧疚。

每一年,上级要求我们创作童谣、春联,每每通知发出后,参与者寥寥。有天深夜,想到交童谣稿子的日子逼近,可没有人行动,怎么办?我盯住Q群里的那些名字,便开始去挠一个个的痒痒,自得其乐!第二天,我打了一溜溜的电话,有的确定,有的不确定,到了晚上6时,超哥、明家、@踏雪寻梅、蒲公英ゞ、123、天空等到了,一个小小的酒店,我们胡侃乱弹,都很有兴致,其实也算个童谣创作小型研讨会,后来,一篇篇作品出来了;后来,蒲公英ゞ高兴地打电话给我,说中了,最后获了宜昌一等奖,天空后来说获了三等奖。大功告成!包括我在内,没有获奖的人,也享受了一个这样的过程,何乐而不为?

那次70岁以上高龄为主的老同志聚会,也是因为考虑他们参加集体出行有困难,要尊重,也要鼓励。我给每个老同志都打了电话,身体条件许可的、有时间的都来了,张主席专程赶来给每位老人赠送了她的新书,气氛和感觉都很不错。后来,我与有老同志交流,有的话很直接,有的就只说了半截,说白了,老同志经历坎坷,说话很谦逊,看问题都有自己的想法,也都是在为作协的发展着想,可谓老骥伏枥,真是让我感动,令我敬仰!张宗耀老人拿出他创作的散文集赠给我们,作品里字字句句都是那种深情。李绪荣等老人说,我们都是重在参与。其实他们就是做了表率。毕元才老人说,他原以为自己创作古诗词找不到知音。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境,您老认为,我们这个团队都是你的粉丝,这就够了。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他几乎每日创作一首诗词,很少间断。

我们创建的一个平台《丹阳文学》杂志,把它编辑好,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两个多月,日日夜夜,从几千篇稿件中选出几十万字稿件,其中的辛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清楚。请名家写刊名肯定有开销,咱就自己“操刀”。后来有同志提出不同的意见,这当然是好事,有利于我们今后去改进。其实,我们最初的设计是298页,因为没有钱才压缩成后来的这样,还是靠枝江一中的帮助才出版的。顺便说曹廷杰文化学会请我担任《曹廷杰文化》的主编,有宜昌知名作家力人“主刀”策划,算是很大气的刊物,因为那个名家多,我当主编之初都有人质疑,而当我把编辑的初稿拿出来时,有关人士都很吃惊。有次遇见符号先生,他都说,你那个做得很不错,很有档次。再说我主编的《董市水府庙文化》,引起了湖北省民宗委高层的关注。说这些,并不是要自吹自擂,只是真心地告诉大家,我是拼尽全力在做每一件事,拼尽全力在为我们作协,为作协的同志服务,别无它图。

组织开展活动,是作协最重要的工作。团队重建之初就有同志“提醒”我,要如何如何;也有同志“旁敲侧击”,说这也不行,那也不是。我首先是尊重。不过,我的观点也很明确:一方面,作协肯定要努力为同志们创造学习、提高的机会,要让大家开心、快乐,有收获,以推进枝江文坛的繁荣;一方面,要引导作协会员常怀感恩之心,珍惜机会,并努力去创作,为枝江文坛的繁荣贡献力量。

我是不遗余力为同志们创造学习的机会。但组织开展活动,看似简单,其实有三大难事:一是要引导写作,二是要筹钱,三是要保障出行安全。我始终坚持公平对待每一位同志,你不能随心所欲一次是这几个人,下次还是这几个人。所以,每一次活动从策划到实施,都是特别的伤神。2016410,我们举办“踏青龙盘湖·畅谈新梦想·枝江作协2016春季文学讲堂”活动,专程大巴接送,集中午餐,报名参加活动40人,活动效果也非常好。之前,张主席联系相关事宜,那种辛苦和为难,有谁得知?搞活动,她是有责任和义务,也是职责所在,但她要担风险。她不去搞就没有风险,自己的时间可以去搞创作,搞活动就意味着自我牺牲。我发通知,大家自愿报名,其中就有70多岁的老同志参加,我都一一反复询问其身体状况,以防万一。我在年会上代表作协和主席团表过态,大型活动绝不动用会费,也许因为此,后来有同志问我,这次活动,用了大几千块,钱从哪里来?我是这样说的,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同志们要能够从中体会到作协领导者的深情和苦楚,从中感受到作协大家庭的温暖,有收获和启迪,能够维护作协的尊严和荣誉,为作协的发展做力所能及的贡献。

201612月,我设计2017年举办“文学长征路、激情枝江行”系列采风活动,根据同志们的建议,交通费AA制。后来,先后得到了顾家店、安福寺镇政府及文化部门、董市水府庙等单位的大力支持。每次活动,从联络到报名,到组织前往,跑路,打电话,费尽了心血,也得到了众多同志的拥护和参与。到顾家店,镇里、村里安排了六个人全程陪同我们,唯一的遗憾是官洲没有去成,有些令人扫兴,意见就来了。按照一般人,可能会委屈了,我倒是觉得是自己没有把环节安排好,我不知道当时官洲的鱼划子掉人到水里了而被突然禁止上岛,本来头天晚上都联系好了,第二天会出变故。我感到自责的倒是,我找顾家店镇镇长联系时就说过,枝江作协有能力、也有实力为顾家店的旅游事业发展献计献策,尽管我们不少同志对顾家店的文化进行了发掘,也创作了有一定分量的文章,但后来的曹廷杰文化发掘,枝江作协还是没有席位。我觉得,我个人,欠了作协,还有顾家店人民的一份感情债。

我们去董市水府庙参访,到后来全国首届董市水府庙杯征文大赛等一系列的活动,很多同志们在活动中表现积极,打出了枝江作协的气势。我在策划这次活动之前,也没有去过董市水府庙,但我算是有些底气。我小时候就与民间道教有联系,只是我不信教,后来偶尔接触过一些道教文化,我还特意去过武当山。我也了解到,多年来,有很多人在研究水府庙,也做过一些宣传方面的努力。我通过王明清同志介绍去了董市水府庙,跟刘道长谈论时,我就是觉得一个地方标志性的传统文化不该永远被掩埋着,应该发掘出来,而且已经延迟了至少五年。这种想法与刘道长的愿望趋于一致。我当时对刘道长说,我本人能力不强,但枝江作协人才济济,一定能够做好这件事,我敢保证“有好戏看”。随后,我便着手策划系列活动,得到了刘道长的首肯。活动进程一直是按照我设计的走向走的,最终,我所预设的目标达到了,为弘扬一个地方的传统文化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也为枝江作协正了名,这就足够了!后来,各方谈论的就多了,大致有:起底——有人,包括内部同志说,他覃明才能够搞出什么名堂?行进——又有人,包括内部同志对此项活动冷淡,还直接或间接说反话、暗中阻扰,甚至鼓动水府庙中途换人。终极——当我们把《中国长江董市水府庙》专题片发布、把征文活动叫响的时候,一切悉数登场了。谁都明白其中的“别别”,但“大功告成”,我自始至终还是原来的那个我。我想,那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别别”,日子长了,就都会“现形”,会自行其辱。我感觉最欣慰的是,在颁奖会前,董市水府庙给枝江作协的承诺:只要愿意,大家都可以去,真是把枝江作协“当了人”。其中有件事,我还“得罪”了同志,我不知道那个礼品价格昂贵,我只要求参与保管的同志按名单发放,所以喝酒多了说话“不关风”,事后才知道“我太小家子气”,得马上设宴跟相关同志赔礼道歉。后来有同志问我,您为作协同志付出,大家都很感激,可是为什么总会有那些“别别”?我说,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大家都笑。有同志又问我,您为董市水府庙辛辛苦苦一年多,不在乎名,也不为“好处”,为何?我笑着说:“问道!”大家又都笑。如此坦诚,就是最好的状态!

参访钟祥市文学创作交流活动,本来就是为了奖励参与指导枝江少年作协工作的同志而设计的,也前前后后联系了几个月。之前,李进军、甘玉琼、杨俊梅、刘中才、张光宗、周庆会、姚红忠、薛运晓、李玲丽、王卓安等同志随我下到学校去搞辅导十好几次(后来到仙女中学,海主席从宜昌赶来,雯憬主席也去了,还带去了她的著作;到问安小学,去了上十个人,都有救助困难学生),乘车自费、开车自己加油,而且王卓安同志去的那次,我事先真不知道他病得不轻,走路都在摇晃,还坚持到最后。那是一种牺牲,那是一种奉献!到学校去指导少年作协会员的工作,有的同志报了名,只是还没有到学校去。都明白,少年作协对那些有偿补课是一种冲击,而且,除了开明的学校领导和老师,其余的人都说反话,甚至阻挠。可以说,少年作协的发展已经遭遇到了巨大的阻力,有内部的,也有外部的。作协同仁有能够站出来去牺牲的,是不是应该奖励?!去钟祥的同志交通费AA制,收的钱除了汽油费,还买了三包香烟(是我和对方的客人抽了)。后来,不光是有同志说我,连我自己都认为,我真很小家子气到顶了。是啊,我们有会员费,按道理,这样的活动也可以用,但我们有规则,必须严格地遵循。没有想到的是,钟祥市文联、钟祥市作协给予了高规格接待,后来陆续就听到了意见。我很坦然,也非常理解大家的想法。有同志还替我说好话,说这次活动是私人行动。我说,没有必要回避,在钟祥的材料里,在我们作协的记录中,都是协会之间的文化交流活动。

只是之后,老年节前夕的九月初八,上面领导对我说,中央有纪律,作协出行要报备啊,怎么不报备?还说我搞文学长征路那样的活动,不要那么小气。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报备?可能是有什么要求。但一个老人在为文学公益事业肝脑涂地,不鼓励也行,而不可指摘,至少可以默许吧。我把自己定位在一个很小很小的小角色,一无权二无势,做不了那种“大气”之事,只能尊重同志们提出的AA制,而且每次活动,政府和单位的领导都尽力支持了。这个被批评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从后来的工作过程都能够看出来。因为我组织大家开展活动不是要谋私利;因为作协的工作、活动仍然需要按部就班地进行;因为俗话说“各是各”,这样的小插曲在很多地方司空见惯;因为土语说“劈开肚子见得天”,我没有做愧对作协每一位同志、愧对枝江作协的事!我只是时常觉得,自己欠了那些到学校参与指导少年作协工作的同志的那份情义,欠了钟祥的大情大义,怎么偿还?我欠了那些关心我支持我的同志、支持作协的工作而乐意当无名英雄的同志的大情大义!他们是凭什么?所以,只要活着,我都得去偿还!

还有七星台政府支持下举办七星台“2016·云中锦书”阅读与分享活动,仙女镇政府支持下举办的首届“锦绣枝江”诗会,文联和金润源公司支持下举办的金湖景区文学创作有奖征文大赛,安福寺镇政府、爱育幼童学校支持下举办的《玛瑙河赋》有奖征文大赛、枝江市爱育幼童有奖征文大赛,很多同志们积极参与,活动都是有始有终,有声有色,在此不再赘言。有句话叫,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客观上讲,同志们都想参加某次活动,都想跟作协发展尽一份力,但单位事、家庭事等等都有牵扯,谁都能够理解跟包容。

作协要开展活动,除了主席团,还有一些理事、很多会员都有献计献策。上述提到的AA制,还有李进军、周华山、许琴、龙江波、龚晓华、黄继超等等很多同志都帮助想了很多,也做了很多,都是想的作协要发展。向世凡老人给我写过一封长信,建议我们组织宜昌旅游采风,其中也包括开支AA制,也是很好的建议。海哥聊的热情,也有小孩子般的天真,他很会说话,逗得青年同志们开心,他跟同志们画了一个饼,说搞帐篷夜营,拍篝火和星星的自由与浪漫,惹得人想入非非,都笑得喷饭。众多同志提出的建议,有许多都还没有去实施,但难得同志们的一片诚心、苦心!

这就要说到少年作协暑期红色旅游活动,那是因为我感觉细节上有漏洞,更担心出安全事故而取消了。写这个“作协三周年”的稿子延期也与此事有关。幸好没去,后来又有人“挠痒痒”,后来领导又说要报备。我真没有在意这些个什么的,我在意的是活动没有搞,给那些孩子们留下了遗憾。暑期我有一个韶山、井冈山的小红色旅游,看到了来自全国很多的团队,都是那么有生气、有活力,其中有青少年团队的夜营,我真真儿地羡慕人家!

难点是活动之后的创作。可能是受我的影响,好多同志很客气,每一次活动之后就说,不完成创作任务,心里真就放不下。这就是枝江作协会员的价值观。鱼腥草不止一次说这个事情,我都是说,还是要放松心情,没有必要那么紧张,能够写就写。我们搞诗会,她连忙准备作品,后因为孝敬老人事没有去,还打电话再三说要人读作品。那次Q上看到她病了,我真就大吃一惊,才好好的怎么就病了?要去探望硬是不让去。还有神女峰的弥雾、孙晶华总是那么谦虚,写了很好的稿子还说要向大家学习。姜妈总是天真烂漫,像个开心果,写了稿子,发表了,还说,覃主席,我是很懒惰,可是这次要表扬我一下了吧!玲子、羊角是“百能”,参加多个协会,还一溜溜地出作品,往往就一鸣惊人。邓小、雪梅总是说自己没有创作出好作品,其实他们的作品很有味道,已经有一种文风。GD辛勤耕耘是“外乡人”,南北闯荡,总是坚持与大家交流,有时都是深夜。任我行曾经两个多月每天发出行“提示”,那是我们特殊的“作品”!有好几位同志在写镇志、村志,都是特别地厉害!早早地,有镇、村十七八个单位跟我联系,一是希望我能够去,另是希望推荐同志们去。这也是一种光荣,至少说明人家瞧得起枝江作协。我思考再三,回应说,我个人是没有办法去胜任;推荐同志,我不能说哪个同志行,哪个同志不行,因为涉及作品质量要求与报酬等一系列的事情,还是请求各自联络去谈。还有很多同志参与了全国诗会的创作,虽然没有入围,但毕竟进入了共和国诗会榜。这样传达正能量的事例太多太多,说起来就喜不自禁。

在省作协开会期间,有领导专门说到创作的事,说你寻找单位、企业搞活动,要防止“被绑架”,搞成为奖金写作。若是限定了你的思维,写出好作品就比较难。我是希望同志们乐意写,认真写,能够将文字变成稿费。《人民日报》《湖北日报》《三峡日报》等党报的副刊是有稿费的,还有很多正规的文学杂志是有稿费的,都可以去攻克。自媒体有“打赏”,也可以“赚稿费”。但文学创作的终极目标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作品要有生命力。我们组织征文活动,是通过我们力所能及为同志们弄一点辛劳费,但真正的价值不在这里。我不惜牺牲时间跟大家写《创作指南》,也去搜寻全国有奖征文的信息,目的也是想让同志们去寻找突破。记得海哥曾经发过一个很长的“投稿指南”,用意也在于此。

当然,网络小说创作是另外一回事,王坤同志是我们的佼佼者,她能够独立开创一条路,也是我们作协同仁的光荣与骄傲!近几年,陆续成立了各级高规格网络组织机构,受各级宣传部门直接管理,作品产量巨大,市场繁荣。我曾经跟王坤说过一些建议,也希望她能够有更大的突破。

带好这一文学团队,你必须以身作则,率先垂范。

我很想很想引导和带领同志们一起创作,以推进枝江文坛的繁荣。可是举步维艰!因为,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还要“做那一套法事”,忙完了,才是属于“自由支配的时间”,有的文章写了半截,时间就到了两三点,停下来,第二天就又得想半天才能接着写。

三年来,我从来就没有停止行进的脚步,文章写得不好,但我同样在努力,也是希望自己能够有这样一种态度,好让同志们觉得,我不光只是跟大家夸夸其谈。值得回味的是,除了自己另外专门的创作,我三年共写文章260余篇,其中纯文学作品70余篇,这些篇目中有10余篇超过10000字。

我慢慢写“枝江作家印象”系列文章,就是想将我们作协的面貌和实力一一展现出来。这类文章很难写,写得也很累,写得不好,算是给枝江作协及其同仁交的一份课外作业吧。

有同志见了文章都说,感谢您啊,请您喝酒啊。我很高兴,说,喝酒好啊!酒醉才能“西门”,我们可以胡侃,敞开心扉,侃文学,侃生活,侃现在是不是“另有新欢”,侃想没想翻越那山峰去看森林。哎哟喂,真是啰嗦死了!树老根多,人老话多,“还没有老好”,竟会这样没完没了,真是酒鬼!就是“忘乎所以”!雨文君看见了文章后,在大洋彼岸穿越时空不止一次跟我留言,这边,北京时间都是凌晨23点,同志间的关心关爱,那是我一生都要珍视的财富。

我还有个“宜昌作家系列”、“枝江教育系列”。访问过刘行化老人,他也有故事。蒋杏,我在八年前就写了,日子长了,还得重写。吕万林、吕云洲,曾经都说过,都说等段时间吧!张同,是一本特殊的书,要力求让人去读懂。宋东升,多年前只写过他的书评。还有我的所有同仁,哪一天,写了,你觉得还行,那我们就喝酒,胡侃乱砍都行。

很多同志都在不停地感谢,也劝说,您都这个年岁了,不要这么拼了,要注意身体,注意休息!几乎每天都有这样的留言,辛苦了!向您致敬!等等。这是多么地真情、深情!有次,我看着那一串名字在跳跃,都流泪了。孙女在旁边问我,爷爷,你怎么哪?我说,爷爷的眼睛有点儿不争气了。有同志对我说,一只虼蚤能够顶得起被褥?顶起碓窝子跳加官——人吃了亏戏也不好看!这样的话很有韵味,也值得玩味。有同志跟我开玩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这可不是开玩笑,这其实是一种由衷的对我为人处世的尊崇与心疼的调侃。有句名言是:坚持就是胜利!那年去武当山,我孙女就说:坚持就是胜利!我和孙女、奶奶走了3小时40分钟,终于走出了大山。五岁的小孩子都能懂的这句话,相信大人们更能懂。

 

粉身愿做铺路石,俯首甘为孺子牛!当下,很多同志持续创作,新作不断,向更高的目标挺进,作协出现了一个非常好的创作势头。作为本届作协的领导者之一,只要眼睛还睁着,气还喘着,我当克难奋进,竭力保护这种好的势头,与同志们一道,去开创枝江作协更加美好的未来!这些话既不洋气,也不土气,相信都能够接受。

美前总统肯尼迪在就职演说中有一句经典名言:“不要问祖国能为我们做些什么,而要问我们能为祖国做些什么。”拾人牙慧,我也对自己说:“不要问枝江作协能带给我什么,而要问我能为枝江作协做些什么。”希望我们也都能够自我一问!

上面的话,于自己,是做个记号,也算“自我救赎”。于作协及同仁,是个阶段性汇报;一整串名字,个个太活跃,也有找不见的,望谅!

相信自己,相信未来,相信团队,相信森林!

2018728起稿,910夜续稿、122:40完稿于枝江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9014540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6-17 02:47 , Processed in 0.059557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