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枝江作家网 首页 会员档案 查看内容

首页 会员档案 订阅
会员档案

【晒晒2018成绩单】6、周庆会:主要作品辑录

2018-12-28 00: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9| 评论: 0

摘要: 周庆会2018作品 1、父亲的衬衫 父亲年轻时很帅,1米75的个子,身材挺拔,轮廓分明,一双眼睛特别有神,尤其是穿上白衬衫的时候。 这是母亲告诉我的,每次这样念叨的时候,沉默寡言的母亲脸上就会露出一丝不易察觉 ...


周庆会2018作品

1、父亲的衬衫

   

父亲年轻时很帅,175的个子,身材挺拔,轮廓分明,一双眼睛特别有神,尤其是穿上白衬衫的时候。

这是母亲告诉我的,每次这样念叨的时候,沉默寡言的母亲脸上就会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小时候,家里很穷。两间茅草屋,到处透风漏雨。家里唯一像样的家具,就是父母的那张大床。这床极其精致美丽,是雕花的,还有踏板,这是母亲的嫁妆。与父亲家的贫穷相比,母亲家里似乎殷实多了。那时我也一直纳闷,母亲怎么会远离家乡和亲人,嫁给这么贫穷的父亲?莫非就是父亲穿上白衬衫的样子太帅让母亲从此无怨无悔吧。
因为距离远,见了两次面,母亲就嫁给了父亲。结婚那天,父亲穿着一件白色的确良衬衫,显得特别帅。婚后,母亲发现父亲再也不穿那件衬衫了,就到处找,实在找不到了,才去寻问父亲。父亲红着脸难为情的告诉母亲说是借来的。
后来母亲就卖鸡蛋,慢慢攒钱,给父亲买了一件属于自己的白衬衫,父亲很是爱惜。只有在家里来客人或者出门办事、走人家才会穿。记得小时候他还叫我用搪瓷杯子装了开水给他熨烫衬衫。

我想母亲爱上父亲的一定不仅仅是这一个理由吧。

父亲很聪明,读了两年书,担任了生产队的小干部,他自己学会了算盘,还写一手好字。

父亲很仗义,也有点固执。哪里有不平的事情,他都会去管。村里有个年轻人不孝敬母亲,喊父亲去解决问题,父亲很生气,狠狠教训了他。起初那个人还不服气,拿刀要报复父亲,父亲也毫不畏惧。过了几年,那个人终于良心发现,多次托人要请父亲喝酒致歉,父亲却倔着不答应。
在我眼里,父亲不仅很帅,还有使不完的劲。
那是我去县城上高中的第一天。为了凑学费,父亲凌晨三点,就骑着自行车,驮着一百多斤的地瓜到100多里的集市上去卖。到学校的班车只有八点钟一趟,父亲急急忙忙往回赶,我和母亲站在路边等他也等车。他骑在自行车上,脚踏得飞快,白色衬衫敞开着,晨风吹动着他的衣襟,看起来的确挺帅,他终于如释重负般的将一大把零钱准时递给了我。
后来我参加了工作,有了钱,我给父亲买的最多的依然是他最喜欢的衬衫。
白色的、淡蓝色的、深色的、藏青色的、斜纹的、细格子的……父亲从五十岁到六十岁,再到七十岁,对衬衫的喜爱却一直没变。
平时劳动,他就穿他儿子、孙子的旧衬衫,看着后辈们一个个长大长高,穿着有儿孙们味道的衣服,他乐呵呵的,在田间地头走着看着劳作着,把自己的庄稼地侍弄得好好的,从不服老,从不服输。
其实父亲挺赶时髦的,他天天看电视,有时还针砭时弊,指点江山,像个热血青年。不知道他是否知道父亲节,我没有问过,但是每次过父亲节我都会想他,在我心里,父亲永远是那个仗义、霸气、充满力量的人,永远是那个为我撑腰、心疼我、觉得我最优秀的人,只要父亲在,我就多了一分硬气和胆气。
亲爱的父亲,等着我吧,父亲节的时候,我就回来啦,和我一起回来的还有你这辈子最喜欢的衬衫,红黑相间的细格子衬衣,全棉的,枝江特产,许世达牌的,穿上它,你一定还是那么帅。

 

2、家乡的蒜薹

这个周末,我一定要回家看看父母,因为五十年的今天,是他们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而且一直那么宠爱我,让我一直不知道自己真的长大了,每次回到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小孩子,让我可以放肆的享受亲情。
走到家门口,看到母亲正在地里花蒜薹(方言)。她看见是我,特别高兴的告诉我,昨天父亲就到池塘里挖了藕,腊猪蹄也剁好了,就等你回来了。
其实我更喜欢吃蒜薹,尤其是自己家中的,很香很可口,对蒜薹也似乎有一种亲切感。母亲要去做饭,我说不急,还早,先一起花蒜薹吧。于是我换了鞋子衣服,和父母三个一起来到后面的菜园里。
菜园的蒜薹一大片,大概有一亩吧,蒜苗都发黄了,我问是什么原因,母亲说因为去年冬天温度太低,都冻坏了,没有正常生长。父亲说,准备毁了种玉米,还说村里的很多人都毁掉了,几乎没卖到钱。母亲说最贵的时候四元,可惜只卖了四斤,然后就是两元一斤,因为产量低,只卖了两百多元,按理应该买两千多元吧。我问现在收多少钱一斤,母亲说已经从五毛跌倒只有三毛了。
我听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这样。这里交通不便,外来客商又少,本地贩子一言堂,农民基本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任人宰割。想到去年那么好的萝卜也是没人要,投资几千元,还得亏本请机器收拾田地,我的心里就冒出了学过的课文《多收了三五斗》,丰收了多了价格低,为什么歉收了价格还是低呢?所谓市场经济,亏赚平常事,究竟意难平啊。
三个人忙到十二点多,还有点担心自己被晒黑,不知道要多少防晒霜才能补得回来呢,看到父母那么辛苦,终究没好意思说出口,虽然觉得口渴腰痛,依旧坚持下来了。
屋子里堆了一地蒜薹,母亲做饭,我和父亲整理蒜苗。父亲教我把小板凳翻过来,然后把蒜薹弄整齐放在小板凳的四只脚中间,他再用绳子捆好。这个办法果然不错,可以避免蒜薹放在地上弄脏,也便于捆扎,真是用心良苦。父亲反复叮嘱我,一定要把断的不好看的摘出来,担心卖相不好。
三个人忙碌了半天,好几捆,装了满满两口袋,我叫父亲先自己称一下,父亲说五十多斤,我算了一下,也就15元钱,不够我吃两串烤肉啊。我心里暗暗骂自己,平时偶尔还装潇洒,看父母挣钱多辛苦啊,惭愧。
临走时,母亲偷偷对我说,攒了几百元钱,要给我,因为我生日,我心里突然有一种犯罪感,这每一分钱里包含着老人多少辛劳啊,我自然不能要,但是我带走了母亲积攒多日的鸡蛋,还有新鲜的蒜薹,这大概就是他们给我的最真切的最真实的爱了。
我的父母对土地有深厚的感情,父亲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到田里去转转,他虽然年纪大了,却又一股不服输的精神,从不允许自己的庄稼比别人的长得差;我的母亲不放过田里的一棵杂草,小时候我常常为一瓣棉花没有拾起来挨批评。勤劳一生的他们养大了我们姊妹三个,现在没有太大压力,他们倒是经常为那些年轻的父母们担心,常常会告诉我谁家的萝卜、白菜,又卖不出去,毁在地里,我就感到很揪心,很惭愧。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市场经济吧,多劳多得勤劳致富,似乎已经不能诠释这个时代了。但愿更好的有能力的人能看到这些,来帮助农民解决这些问题吧。
我的家乡七星台在宜昌市最东边,和荆州一衣带水,弯弯的沮漳河和美丽的长江交汇处的窄窄的长长的夹角就是七星台镇了。
这里曾是全国闻名的大蒜产地,蒜苗、蒜薹味道纯正可口,很受欢迎,使濒临长江的小镇曾经辉煌一时,南来北往的客人,川流不息的车辆,曾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我多么希望她昨日重现,让美丽的家乡更加富饶!

 

3、与春天的对白

——赏析杨国老师的诗作《代表春天发言》

 

三月的清晨,阳光温婉,垂柳依依,窗外,油菜花、樱花、桃花、含笑……次第开放,沏一杯绿茶,浓淡相宜,捧读杨国老师的《代表春天发言》,一切似乎恰到好处。

《代表春天发言》,一个令人怦然心动,情思涌动的题目。春天,总是引起我们无限的遐思和美好的情怀,花草树木何尝没有情感?何尝不眷念这个美好的世界?我仿佛看见诗人站在春天的田野,倾听一朵花,拥抱一棵树,和它们融为一体,成为希望和美好的化身。

 

“不是齐步走也没有统一的口令”起句平缓如歌曲的开头,寥寥几笔勾画出春天多姿多彩的特点,也蕴含深刻的哲理:每一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都在争先恐后的绽放自己。最打动人的是后面两句“只要是向着生命的方向都能拿到入场券”,高屋建瓴,奠定了全诗的基调,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是啊,生命,只要是生命,只要你坚持,不放弃,就一定会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这让我想起丑小鸭的故事,“野百合也有春天”的旋律似乎也在心间萦绕。


有深浅不一的脚印万类霜天
有颜色各异的画布
铺展方圆十里或者百里
雪花释放了的蓝天更加高远
只有残存的雪的记忆
斟一杯酒,把朗读渐渐隐入
唐宋的诗词里”

第二节宕开一笔,思绪驶入遥远的回忆:春天一路走来,经历了秋霜与残雪的洗礼,就像人生,总也免不了阴晴风雨,斟一杯酒,读一首诗,甜酸苦辣,得失悲欢,在岁月的长河里沉淀、升华,含笑不语,一饮而尽。春天总会来的,春天终于来了,还有什么不能释然?浅浅的、淡淡的,是愁,也是喜,那些不便明说的,就去读诗吧,总有一首诗暗合了我们百转千回的情思,就像诗里的某个人就是我们的前世今生。


“为了能够率先步入春天
鸭掌快速拔动绿水的琴弦
阵阵涟漪传播的烂漫
不鱼的渴望比水醒得更早
慌张的神色里冒着兴奋的气泡
一只甲虫踱来踱去
在耐心等待夕阳
把两岸的青山点燃
把迎风的酒旗点燃
把天空点燃”

第三节回到眼前,采用拟人、排比等多种修辞手法,诗中有画,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世界。春江水暖鸭先知,鸭掌轻抚绿弦,鱼儿调皮的吐着气泡,最可爱的是甲虫,懒洋洋的在暖阳里散步。它们活力四射,要急切的把春天唤醒。经过时光的打磨,岁月的煎熬,天地更加清澈明亮,充满希望与活力。读到此处,内心是丰盈的,喜悦的,是温暖的。


“都有相同经络
一朵花走在献身的路上
一扇门在开启全新的河山
一扇窗在呼吸满天的星斗
不宽不窄的目光长廊里怀着风景”

 

这一节在写景基础上挖掘诗歌意象背后的涵义。一朵花,一扇门,一扇窗,有生命的,没有生命的,它们都是永恒的风景。因为它们都倾其所有,展示一种向上的、美好的力量。学会奉献,心中有爱,有慈悲,有希望,春天就常驻心里。

 

大到清风十里小到一根枝头
一朵盛开的花一朵待开的芽苞
一粒嫩绿的鸟鸣以及悬浮的羽翅
搁浅在树枝上的光影
不停地把村子的倒影摇晃

最后一节,采用明晰的意象,写朦胧之情,清风、花朵、鸟鸣、羽翅树影……这些明晰的意象,情确实朦胧的,仿佛捕捉不到的光影,它的确真实的存在着,你却又不能将它揽进怀里,捧进手里。嫩绿的鸟鸣用词独到,用颜色写鸟声,采用通感,让人仿佛看到一只可爱的小鸟在春天嫩绿的枝叶间婉转啼鸣,心生爱怜。结尾一句最耐人寻味。搁浅在树枝上的光影不停地把村子的倒影摇晃有阳光,有摇曳的树影,应该是美丽的,朴实亲切的,但是搁浅一词,又让人觉捕捉到那隐隐约约、忽明忽暗的乡愁和失落,也许在诗人的心中还有一个更美的春天吧,那里不仅有花香鸟语,更有朴实的村庄,慈祥的父母,散着泥土气息的田野。回归土地,回归村庄,回归自然,回归内心,是否这就是我们心中永不凋零的春天?

抿一口清茶,诗意流淌齿生香,窗外,嫩叶多情百花羞,似与我脉脉倾诉。

 

4、针针含情步步升

山村的夜晚,格外寒冷寂静,雪花无声的飘落,笼盖了一切,偶尔能听见窗外一阵沙沙的声音,那是屋后山坡上不堪重负的松枝突然挺直了腰杆,将雪花弹落,像是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就着炉火的微光,一个纤瘦的女孩子正在绣花:大红的缎面,尖尖的鞋口,五彩的丝线,还要鞋面上呼之欲出的喜鹊梅花。

旁边的竹篮里盛满了各式各样的绣花鞋:嫩绿色的,粉红的,浅蓝的;麒麟合凤、龙凤呈祥、凤穿牡丹的;眠鞋,换脚鞋,踏堂鞋;还要黑布方口的男人鞋。

针针线线,绣出自己的聪明灵巧,纳进对爱情的憧憬。

这个十五岁的少女就是我的外婆,出嫁后的外婆踮着小脚,摇着她的纺车,捻着棉线,一丝一缕,一针一线,织布缝衣做鞋子,把八个子女拉扯上,又把纺好的棉线放进四个女儿出嫁的竹篮里,夕阳西下的时候,外婆总喜欢站在村口,眺望远方。直到背佝偻,发如雪,视线模糊,也没等到因婚姻不幸早逝的两个女儿归来,更无法去远方女儿的家中探望。

 

母亲总是那么忙,天不亮,生产队里打早工的铃声就响了,然后是一整天不见人影,农闲时还要去把藕塘里的泥巴挖起来一担一担挑到麦田做肥料,只有下雨的时候家里才热闹起来。

妹妹往灶膛里送稻草,我拿根筷子在锅里搅动,打面糊,母亲把大门下了靠在墙上“糊壳子”,用面糊把碎布一层层粘上去,等晾干后做鞋帮用。

母亲有一个在我那时看来很神奇的样包,里面是我们一家六口人的鞋样子,我一直惊讶这几张废纸最后怎么变成了我们脚底的鞋子,生产队里的大妈们也经常跑来借母亲自己设计的新样子。


一张长方形的元宝席子,先竖着给父亲剪鞋底,再横着给我们小孩子剪,边边角角也不浪费,再拼凑成一个完整的鞋样子。

儿时的记忆总是定格在一盏昏暗的煤油灯下:妹妹和我打着哈欠剥没绽开的棉花桃子,母亲低着头纳鞋底,手臂如白鹤亮翅,外婆纺的棉线被母亲拉得噗噗响,却从未断过。我也曾偷偷去弄,不是折断了针,就是把手弄出了血,最后歪歪扭扭总是逃不过母亲的法眼,害得母亲毁了重来。

印象最深的是12岁那年,我考取了镇里的重点初中,要到离家较远的地方读书。母亲很是高兴,用绿色的确良给我赶做了一双新布鞋,底子是洁白的新棉布,一层不染,鞋底的花纹很漂亮,还锁了花边,小巧精致,拿着新布鞋,我心里美滋滋的。

那时自行车都是稀罕物,我背着三瓶榨广椒、十几斤米,走了30里路,终于到了学校。脱下鞋子一看,洁白的底子不见了,露出了花花绿绿的布片,我竟然伏在床沿伤心地哭了起来。

再后来不知道磨破了几双母亲做的布鞋,一步一步,又走到了县城一中,走进了大学,我成了村里第一个读书跳出农门的女孩子,也成了母亲的骄傲。

 

春暖花开的时节,女儿微信发来了照片。

阳光。椰林。沙滩。海鸥。还有她拖着长裙和男朋友奔跑时灿烂的笑。

更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她手里居然提着那双我给她快递过去的蓝底白花的布鞋。

女儿只是小时候穿过我母亲给她做的布鞋,经济条件的好转,工业化生产的便捷,加上在外求学,母亲的好手艺失传了。但是母亲总是念叨布鞋好,透气养脚,不臭脚,冬天还固执的给我和女儿做棉鞋,想绣花锁边已经看不清楚了,元宝席子也很难买到了,鞋底买的现成的、机器生产的,我也以为早年正宗的那种布鞋只能成为历史了。

“妈妈,哪里来的这么漂亮的鞋子啊?鞋底都是花纹,简直就是艺术品啊,我都舍不得穿啊!”远在海南的女儿问。

“傻丫头,穿吧,多的是,就在老家步步升店布鞋买的,那里的鞋子也都是老奶奶们一针一线纳的千层底做的,这鞋子可不简单,不仅踏进了世博会,还飞到了国外呢。”

“哇,妈妈,这鞋子还有香味呢。”

“那当然。这是妈妈的味道,是家乡的味道呢。”我逗女儿说。

是啊,虽然我不用和外婆、母亲一样那么辛苦,亲自为女儿穿针引线,但踏实温暖的爱不变,千山万水的牵挂不变,代代相传的勤劳、善良、坚韧不变,足行千里,爱在左右;天涯海角,心系家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小黑屋|枝江作家文学论坛 ( 鄂ICP备19014540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GMT+8, 2019-6-26 05:57 , Processed in 0.057074 second(s), 19 queries .

返回顶部